(∩^o^)⊃━☆゚.*・。

【我的英雄學院 / 勝出勝】電風扇

*小勝生日快樂!!

 職業英雄青梅竹馬未來捏造


 

  那是一個發生在夏天姍姍來遲,熱情絲毫不減的時期的故事。

 

  從雄英畢業後的幾年間,綠谷和爆豪都在同一間事務所進行職業英雄活動。為了方便,他們兩人甚至在事務所就近合租了一間公寓。

 

 

  「幹──熱死人了!」

  爆豪翹起雙腳放在辦公桌上,拉著衣領搧風。「廢久你最好這幾天就給我去洗電風扇喔。」

  「怎麼這樣,要洗小勝可以自己去洗啊。」

  坐在對面的綠谷沒好氣地答道,但估計爆豪也沒聽進去,他乾脆站起來對著敞開的窗戶大聲抱怨:「氣死我了,一定要去投訴那個臭大叔虐待事務所員工!」

  「誰讓事務所的冷氣機壞了,這也沒辦法嘛。」

  爆豪走過來,隔著椅子踢了綠谷的屁股一腳,「你再給我應一句試試看,我現在滿身是汗。」

  言下之意是他隨時都可以對綠谷使出毫不間斷的爆破攻擊。

  「真是的……」聞綠谷立刻閉上嘴巴,起身穿戴好英雄裝束,準備離開。「下午的巡邏時間到了,我出去了。」

  

  離開兩人共同的事務所,綠谷頂著烈陽走在沒有遮蔭的馬路上。

  「好熱……」

  時值初夏,即使是日落後,暑氣依然逼人。而比起這份炎熱,最讓綠谷痛苦的莫過於每當氣溫稍降的夜裡,他睡得正熟卻被人從背後突襲。剛開始,他總是在迷迷糊糊間聽見有人開門,過了幾分鐘,就會忽然有一股重量朝他襲來,讓原本因為悶熱而出汗的綠谷更加難受。

  「唔……嗯……好、熱?!」

  綠谷轉身一看,始作俑者果然又是同居中的青梅竹馬。

  「小勝!」

  伸手推了推呼呼大睡的爆豪,後者則是在睡夢中抓住了他的手箝制。

 

  或許是房間位置的緣故,明明同樣是在沒有電風扇或冷氣的情況下,僅僅開著窗戶入睡,綠谷的臥房就是比爆豪的涼快一點,導致綠谷經常得忍受這種酷刑,直對方放鬆才能把他推開,最後幾乎夜不成眠。

  說來也奇怪,每天早上綠谷醒來時身旁都空無一人,也不見爆豪在自己房中,仔細查看後,卻發現他早早就出門去事務所了,也從不見爆豪對他半夜的行為做出任何解釋或提出交換房間的要求。

 

  除了一直喊熱、還有叫他去洗電風扇以外。

 

  再這樣下去,就算敵人不會毀滅世界,氣候變遷也會讓人類滅亡的。

  於是,綠谷下定決心,今天下班後一定要洗電風扇。

 

 

 

 

  電風扇經過上次的使用後,從保護網罩內外到扇葉上都積著一層厚厚的灰塵。

  綠谷打開電風扇前罩,將扇葉移除,接著再拆下後罩,拿下來放入加有清潔劑的水盆里浸泡,一邊用乾淨的抹布蘸上帶洗滌劑的清水對扇葉及保護網罩進行清洗,直到將上面的灰塵完全擦拭乾凈為止,再用清水將上面的清洗劑沖洗乾淨。

 

  「回來了-」

  伴隨玄關的開啟與關閉,爆豪的身影穿過客廳,走到廚房。正面對落地窗的客廳角落,大汗淋漓地進行清潔作業的綠谷,伸手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長呼一口氣,頭也不回地打招呼:「歡迎回來,小勝。」

  「你在幹嘛?」

  爆豪打開冰箱,拿出冷藏已久的罐裝冰水大口喝下。

  「洗電風扇啊,這樣晚上小勝就不用跟我擠在一起納涼了。」

  「怎麼了?」沒聽見爆豪回答,綠谷疑惑地轉向廚房,只見爆豪皺緊眉頭,憤怒地捏住了水瓶。從沒見過爆豪臉上出現如此令他糾結不痛快,卻不得不隱忍的表情。

  「嘁,都熱一個禮拜了你才動手。」停頓了一下,爆豪一口氣將剩下的水喝光,用捏扁了空瓶丟入垃圾桶。

  「我是覺得還好,但是小勝今天才說要拿電風扇出來吧。」

  綠谷低頭繼續動手,用螺絲起子拆下電風扇馬達的外殼,清理讓馬達線圈散熱不良的灰塵,接著在軸承的部分上油,最後把電風扇上的水漬擦拭乾淨,放在陽台通風處等待乾燥。

 

 

  今晚毫不例外,也是個悶熱的夜晚。

  電風扇吹乾了浮躁的暑氣,卻吹不散綠谷和爆豪在黑暗中對視的眼。

  「那個,小勝──」

  「閉嘴。」

  「喔。」

  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綠谷完全不懂,為什麼他們會變成現在這種足以聽到心跳的距離。就算閉上眼睛,也能想像出那雙赤紅的瞳孔正看著他。綠谷很想發問,但是爆豪一點不給他機會開口。

  晚餐時爆豪明明因為洗淨後的電風扇吹出的涼爽造風,心情愉快不少,還能嘻嘻哈哈看電視打電話,直到睡前他說了句讓爆豪把電風扇拿回房吹,就變成現在這副進退不得的窘境。

 

  「看什麼看,還不睡你的覺。」

  「呃,小勝,我是想說──」

 

  爆豪突然撐起身體向前傾,給了綠谷一個不帶溫度的吻。

  然後又是一個稍微溫柔的親吻,不清不中地重疊在同樣的位置,粗魯中帶著一絲理智。

 

  風穿越整座城市從窗戶吹入,捲入電風扇之中,又吹了出來。

  房間內一片漆黑寂靜,令人分不清情感的界限,輕易越過的親友關係。

  「……為什麼?」

  綠谷的胸口傳來一陣悸痛。

  他既震驚又困惑,只能愣愣地看著他,而爆豪卻以一副蠻不在乎的態度持續進攻。

  「你不會自己想啊。」

  「可是,小勝明明很討厭我。」

  「是啊,我現在還是很討厭你。那麼就當沒發生過吧。」

 

  綠谷本來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嘴巴一張一闔,最終還是閉上了嘴。

 

  「哼,沒用的傢伙。」

  爆豪見他毫無反應,乾脆轉身背對綠谷。

  「小勝不回房間去嗎?」

  「這麼熱回去我怎麼睡得著啊。」

  「那……你把電風扇拿去吹吧。」

  「廢物。」罵了一聲,爆豪靠著綠谷的背,閉上雙眼。

  他不知道自己為何這麼做,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想牢牢攫住這個曾經令他認為礙眼的青梅竹馬在手心。因為綠谷而煩躁,因為綠谷而憤怒,即使傷了自尊心,他也想讓綠谷給他心臟,給他靈魂,給他手腳,給他血肉,綠谷的一切他都想擁有。

 

  看著再熟悉不過的背影,綠谷不曾懷疑爆豪對自己的感覺,不曾想過有一天爆豪會像現在這樣。一時之間,腦袋湧起了許多過往相處的記憶,曾經一起遊戲,一起探險,一起作戰,一起救人,除了好的回憶之外也有苦澀難言、被輕視,被欺侮,被無視,被唾棄的痛苦回憶。

 

  綠谷出久至今為止的人生,有一半都是與爆豪勝己一同度過的。

 

  他從不清楚爆豪是從何是時開始將對他的討厭,轉為認同,變為如今這般,他未曾察覺,他也不敢知道。

 

  只能感覺現在彼此依偎,關於真正想說的話,誰也不面對。

 

 

 

 

  當清晨的第一道光,從窗戶照射進來的時候。爆豪單手支撐起身,看著身旁不知不覺熟睡的綠谷,用另一隻手捏住他的臉頰,用力揉捏。

  「喂,廢久。」

  現在的我們已經不像過去了,不哭的你和不笑的我,一點也不好。

  該是他離開這份執念的時候,這種可笑至極又無處宣洩的情感,恕不奉陪了。

 

  「等一下,小勝。」

  綠谷在爆豪徹底離開以前抓住了他的手臂,睜開的眼睛底下有明顯的青黑。

  就像綠谷預料的一樣,他果然還是無法忘卻昨晚發生的事。雖然這違背了自己下的決心,他不知該如何說明自己每天早上醒來時,見到爆豪的感覺有多麼美好,就像是看見驕陽下的大海,閃耀迷人,令人神往。

  「我也討厭那些小勝令人討厭的地方,但是我其實並不討厭和小勝在一起。」

  「哈啊?」

  「我喜歡小勝。」綠谷垂下視線,儘管他感到難以啟齒。

  但在他的身邊,爆豪早就是他人生的部分。

  並肩作戰也許是他們唯一的語言,只有戰鬥在之中,他才能全心感覺到爆豪到他的信任,不甘,競爭,感情。

  「……喂,看著我再説一遍。」

  「小勝,我是說──」

  「還是算了,你不准這樣看著我。」

  「……」所以到底是要看還是不看啊,綠谷默默在內心吐槽。

  他看著爆豪的眼睛,緩緩用他所能夠最小心翼翼,像是觸碰一件易碎品般的方式握住了青梅竹馬的雙手。

 

  「接下來,我希望也能一直跟小勝在一起。」

 

  電風扇的扇葉還在不斷轉著圈,轉著單調的每一分每一秒。

  或許就這樣讓風繼續吹,總有一天,這些憂思慮想都會被愈吹愈遠,就像擦肩而過的青春,歷經風雨的成長使他們的心愈走愈近,一起日復一日,過的平凡恬淡。




End.

   
评论(4)
热度(118)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