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鐵血孤兒 / ミカオル】Stand By Your Side

※雖然老梗還是想自己燉一發




  三日月和奧爾迦,關係就像兄弟一樣好。

  忘了是誰曾經這麼形容過,但對奧爾迦來說,三日月並非如兄弟般心靈交會、親暱無間的人。
  即使他們相處多年來彼此相扶、相伴、相佐,熟悉彼此到一個眼神就能理解對方想法,實際上他們除非必要否則不會黏在一起,與其說是兄弟,倒不如說只是單純相似的個體。

 
  但是奧爾迦.伊茲卡此刻卻無法理解他們正在進行的行為。 
 
  「啊……ミカ,等一下。」 
  感覺到某種勃發至滿溢的前兆,奧爾迦伸出手,去推著在自己下半身搖晃的三日月的腦袋,不知道是沒有察覺還是不想理會,三日月加快了動作。 
  「奧爾迦?」 
  「你居然喝下去了……」 
  看見三日月一口吞下液體,還舔了舔嘴角,奧爾迦抱頭掩面,恨不得就地挖洞躲起來。 
  「奧爾迦,接下來呢?」三日月單手撐起身體,爬到與奧爾迦視線並齊的位置,失去一隻光彩的藍色的眼眸映照出奧爾迦潮紅的臉龐,喊著他的名字催促。 
 
  過去為了生存,他們既不介意挨餓受凍,也不反抗污辱挨打,如今他們總算在遼闊的宇宙之中占有一席之地。擁有了屬於自己的歸屬,溫飽無虞的生活,因此在這之前原本就是為了生存而起的慾望,居然在口腹之慾滿足了以後又產生了更大的欲求──性方面的。 
  這使得奧爾迦在忙碌之餘,不得不分神注意三日月,尤其是在目擊名瀨與阿蜜達的親密舉動後,除了尤金和西諾,就連年紀較小的成員也開始學會對女性品頭論足,產生好奇。 
 
  奧爾迦和三日月的這種行為,最初只是互相解決難耐的生理需求,也許是第一次的經驗,導致後來三日月從來不自己做,因為他認為跟歐爾迦一起做比自己做還來得舒服許多。至於一起體會到真正意義上的性交,則是最近的事情,三日月在實戰演練中非常快上手,無論是駕駛鋼彈抑或是驅使身體。 
  等到奧爾迦驚覺親密行為的頻率從三個月一次變成一星期一次,為時已晚,三日月就像食髓知味般上癮,雖然不是不分場合、隨時隨地索求,在奧爾迦經常忙得通宵達旦、自己外出因執行任務的時候,也會因應身體疲勞暫停,取而代之的是,一有相處機會,兩人的距離就變得比以往更加緊密。 
  三日月是一個相當自我中心且寡情的人,並非說他冷血,而是指三日月會將「自己人」與「他人」做出明確的劃分,會將「喜好」與「厭惡」做出清楚的分別,與不在範疇內之事便毫不在乎。 
  在三日月眼中的奧爾迦,一直都是帥氣的、指引自己去看見從沒見過的全新世界的存在,因為奧爾迦即便是「他人」也會去注意,即便是「厭惡」也會去考慮。 
  所以奧爾迦非常重視、同時也很清楚三日月的想法,不想背棄這份期待,想要有所回應,想要表現出最好的一面在三日月面前,也因此奧爾迦也深深意識到自己和三日月的不同,並且偶爾陷入一股為何站在三日月世界中央的人是他的迷惑之中。 
 
  當兩人呼吸漸漸平穩下來,三日月翻身躺到奧爾迦身旁,撫過奧爾迦被汗濕的瀏海,牢牢看著他。 
  「奧爾迦,感覺舒服嗎?」 
  「嗯。」 
  「那就好。」 
  「為什麼要這樣問我?」 
  「因為只有我一個人覺得舒服就沒意義了,我也想讓奧爾迦覺得舒服。」 
  三日月依然用那雙無垢的雙眼望向他,奧爾迦無法抗拒的被蠱惑,前傾身體,將嘴唇疊上三日月濕潤的嘴唇。 
  「這個是?」 
  「……不,也沒什麼,就是那個……」奧爾迦忽然感到心虛,以前他從沒主動做這些事情過。 
  「我知道。接吻。」 
  「那你還問我?」 
  「奧爾迦覺得我很可愛嗎?」 
  「嗯?」 
  「我也是,我也覺得奧爾迦很可愛。」這麼說著,三日月露出罕見的笑容,蹭著頭靠了過來,捧住奧爾迦的臉親他。 
  奧爾迦順從地閉上眼睛,拉起散在一旁地被單披到兩人的身上。如同一直以來那樣,三日月踡縮起身體依偎著奧爾迦的體溫,一同在床榻上睡去。 
 
 
End. 


   
评论
热度(12)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