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黑子的籃球/青黑】一度

※2012年青峰生日賀文
 諸多引用有
 



  撲通── 
  巨大的花水濺起聲響起,緊接著全身隱隱疼痛著,水擠壓耳膜的波動聲,無法呼吸的窒息感。 
  想要掙扎,可是身體實在太過沉重,連動一根手指的力氣都沒有。 
  被柔軟冰涼包裹住全身,沁入四肢的涼爽溫度,虛無般的漂浮感,讓他逐漸放鬆下來。 
 
  耳邊迴盪著無盡無邊的寂靜,彷彿世界上只剩下自己,那些惱人的事如今在這個無聲的世界再也不會擾亂自己── 
 
 
  好不容易進了帝光中學部員數超過百人的籃球部,但因為沒有天賦,連二軍也進不去,雖然也曾過沮喪想要放棄,不過他還是沒辦法放棄對籃球的喜愛。 
  所以即使不可能,也會獨自在無人的體育館館練球到晚上。 
  那個時候,那一晚,他從未想過,他可以在體育館裡,在那裡遇見那個人。 
   
  這是他們入學以來第一次部活後的首次重逢,雖然是抱著頭蹲在角落瑟瑟發抖,那個人修長挺拔的身影還是緊緊吸引住了他的視線。 
  當然,那個人根本不認識他,所以根本談不上是「重逢」。 
  他和「那個人」是在同在帝光中學籃球部的同級生,既沒存在感也毫無才能的他,即使日夜練習也只能勉強跟上大家而已,相較之下,「那個人」是籃球部的王牌,只是看見他笑著打球的樣子便止不住心中澎湃,有了繼續努力的想法。 
  有次從書店回來的路上,買了新書忍不住就這麼邊走邊看了起來,就在途經路旁籃球場時,他感覺到那個人就在身邊──轉過頭,就在球場的一端和人打街頭籃球。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像第六感一樣,只要那個人出現在他身邊,他就能感覺到、心會碰碰亂跳。 
  幾個月後的第一次再見面,也跟那天一樣,在整理完球場的時候他又有了那種感覺,他以為只是錯覺,但是當那個人踏進體育館的時候,他的心又開始碰碰亂跳了。 
 
  「那個人」,青峰大輝就在自己面前。 
 
  「笨蛋,和待在三軍還是一軍都沒有關係,每天晚上都留下來練習就證明你非常喜歡籃球吧?」那脫口而出的單純直率,熱情的言語,「喜歡籃球的人都不會是壞人,這是我的哲學喔!」 
 
  當時青峰的出現,就像是在他灰暗的生活中投下的一縷陽光。 
   
  某處傳來水被撥動的凌亂聲,黑子緩緩睜開眼睛,與水色彷彿融為一體的眸,映出青峰從被陽光照得閃閃發亮的海面下潛,朝他游來的身影。 
  沒有錯,就像是現在正往下沉,逐漸被黑暗吞沒的自己,因為青峰而得到希望。 
  在抬起手伸向青峰之前,黑子閉上了雙眼。 
   
   
  「相信我!」 
  「……青峰君,無憑無據就要人相信你,實在是很讓人為難。」「因為我們不是才認識沒多久嗎?即使你這麼說……」 
  「是哲你弄錯了吧,前幾個月我們就已經在路口旁的籃球場碰過吧。」青峰抓抓頭腦勺的髮,一邊歪著頭思考一邊說:「嘛、雖然我不能很肯定是不是有看到人啦,但是後來在體育館又遇到的時候,我就確定是你沒錯。」 
   
  『當然,那時你沒有注意到我。』 
  黑子瞪大眼,這句話才是他想說的。 
   
  「但是當我見到你之後,滿腦子都是你和籃球,或許你不會相信,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每當哲出現在附近的時候,我就是會直覺知道,會有種怪怪的感覺啦。」 
青峰有些不好意思地搔著臉頰,露出了靦腆的笑。 
   
  黑子知道,知道多年以後自己還會想起,想起那時夏日炎炎,所有的一切是那麼透明而清澈,想起他們手中交握的稚拙真心。 
   
  有那麼一瞬間,他們都以為這些永遠不會褪色。 
   
  是青峰教會了他不要放棄,告訴他雖然並非不放棄就一定能做到,可是一旦放棄,就會一無所有。 
  他們對彼此允諾過,會在球場上一起打球。 
  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完美無缺的配合,他們深信不疑。 
  只因為是對方。 
   
  在那之後不久,青峰和他的心電感應就消失了。 
  這是因為他們經常在對方身邊。 
  事實上,人的能力棄之不用的話,時間一久就會慢慢消失。 
   
  如果當時有人對黑子說,兩年後他和青峰將會分道揚鑣,無論對方是赤司或是別的誰,他都不會相信,因為他比誰都了解青峰。 
  因為青峰說過,他們要永遠一起打球。 
  可所謂的永遠,誰又知道呢? 
   
  當青峰的天賦才能張狂的綻放,繼而將他的心導向散落在黑暗之時,因為黑子不敢面對,面對天黑,所以沒有去拾掇青峰敏感,卻愛逞強的心落下的碎淚。 
  他聽見青峰無聲的嘶喊求救,但是他無能為力。 
  青峰第一次沒有和他擊拳的那天,大雨下了整晚,就像是替他放聲大哭。曾經握住的他卻放掉,黑子知道沒有光(青峰)的影(自己)是多麼渺小,多麼可笑。 
  於是黑子決定要成為足以和青峰並肩的人,但他不知道的是,在和青峰再次相遇前,自己一直停留在過去那段時空中。 
   
   
  青峰將昏迷中的黑子從海裡撈起,托著黑子無力垂下的頭,使他的口鼻露出水面,上岸之後立即做了緊急救治,從傾出呼吸道內的積水,到間斷的人工呼吸,青峰都沒有餘裕去為兩人的肌膚相觸感到欣喜。 
  今天是闊別幾個禮拜的再見,青峰特意在黑子退部幾年後的今天,約了黑子到海邊。他在不成眠的夜裡反覆思考,瞭解了一些事情。 
  他告訴自己,他再也不會猶豫不前,再也不了。 
  這讓他無法等待,只因為他是哲的。 
  因此被興奮沖昏頭的青峰,沒有查覺走在身後的黑子步伐虛浮,才導致意外發生。 
   
  距離黑子和火神在WC擊敗他已經過了將近兩年,如今他們也將高中畢業。自黑子主動要求青峰教他投籃的那幾天開始,他們偶爾也會在假日裡約出來見面,但是這期間裡兩人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發展。 
  以前的相處是那麼自然,現在卻連一個手指的碰觸都尷尬著。 
   
  時光飛逝,昔日難忘光景,彷彿昨天才發生。 
  人生太短,他不想要再將一切複雜化。 
  過去的焦躁和疑慮,如今的沉靜。 
   
  無論是好是壞,當時他們都做了選擇,但是過去實在太過深刻,無論經過多久,依然歷歷在目。他只希望能再觸碰黑子,只希望至少還能與他朋友相稱,青峰願意為此傾盡所有。 
  赤司曾經對他間接預告他們兩人的分離,他猜自己當時只是有些不知所措,旁觀者清,他人懂得更多,而黑子仍然向他承諾。 
   
  能打敗我的只有我自己、能理解我的只有我自己,自顧自說了這種話還埋怨黑子,埋怨他只會說些漂亮的大道理,自私的想甩開他,甩開他和所有一切有關籃球的事物。 
  青峰不懂,他們不是一直待在一起嗎? 
  為什麼黑子就是不懂呢? 
  雖然嘴上常說除了籃球之外都合不來,但其實他們關係親密到對方的一個眼神、一點小動作,就知道對方想傳達什麼。 
   
  也許以前,是黑子從不直接告訴他,他知道,會有那麼一天。 
  於是,藍天褪去溫暖陽光。 
  於是,黑夜籠罩在青峰身上。 
   
  黑子退部的那天,青峰像往常一樣,獨自在頂樓的水泥地上打混,將寫真集打開蓋在臉上睡覺。 
  半睡半醒之間,他忽然感覺到黑子的氣息,原以為又是來叫自己去練球的,但黑子沒有出聲,而是在他身旁蹲下,蓋在臉上的寫真集輕輕地被從臉上拿開,像是要將他的模樣緊鎖在腦海裡,青峰感覺到黑子的視線直盯著他的臉看,然後緩緩低下頭…… 
   
  過了很久,久到青峰以為自己睡著了,黑子才又靜靜的離去。 
  青峰恍惚的睜開眼,眼前除了一片藍天以外,什麼都沒有,他輕輕地閉上眼睛。在他的臉頰黑子落下的眼淚滾燙,晶瑩的淚滴輕輕滑過他的記憶,之後的時間裡他走過的孤獨很黑,難忘那一刻黑子走進生命的瞬間。 
 
  直到他們再一次相遇,青峰都不會忘記黑子,他重要的人。 
  他真的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是怎麼了? 
 
  「小青峰!小黑子提交了退部申請!」 
  「阿大,哲君是怎麼了?!」 
  「哈啊?那種事怎樣都好,是哲自己做的決定吧!」 
 
  轉過身、閉起眼睛、摀住耳朵,青峰討厭這樣突如其來的場面,但是他無法逃避,也無法抗拒,只希望黑子能再一次,用那雙淡薄如水的眼凝視他。 
  當初無可取代,如今形同陌路,悔恨和過錯編織成現今的回憶,這當中的酸甜苦楚誰又能參透? 
  然後青峰明白,對他和黑子來說,這一切並不意味著結束。 
   
  那最後一吻,他會一直珍惜,直到他們再次相遇。但時間卻讓這一切變得更加困難,不論如何,青峰希望他能記住所有一切,黑子的身影一直在他腦海裡,甚至闖入他的夢裡。 
   
   
  睜開眼看見的是白色的天花板,下一秒立刻被熟悉卻陌生的氣息包圍。 
   
  「哲!」 
   
  腦袋還昏昏沉沉的,像是做了很長的夢,黑子模糊記得今天和青峰兩人到海邊釣魚,雖然做足了防護,幾個小時過去他還是被太陽曬得很不舒服,之後就毫無記憶了。 
  「……青峰君,你在哭嗎?」 
  那聲呼喊有著濃濃的鼻音,語尾模糊像是哽咽一般。 
  青峰沒有回答,反而加重力道把黑子摟得更緊。 
  「青峰君,請聽我說,我已經沒事了。」黑子一下一下的拍著青峰的背安撫他,「我真的不要緊了。」 
  轉頭望向窗外,夜色如墨,黑子想自己大概昏迷了很長一段時間,而青峰也是一直寸步不離守著,才能夠在他睜開眼下一刻就就抱住他。 
  過了許久,青峰才退開身體,拉開兩人的距離,黑子能看見青峰的眼角有淚光閃爍。 
  黑子勾起嘴角微微一笑。 
  「青峰君,還記得那天晚上我說過的話嗎?我說過了吧,要青峰君你堅持自己,。」黑子指的是青峰教他投籃的那個聖誕夜,他撫著青峰的臉龐。 
  『當你回頭的時候,我往前走,我們就可以再次在一起。』 
  青峰當然記得,他無聲地點點頭,內心深處翻騰著,眼淚就要落下。 
  這段時間青峰找回了對籃球的熱情,並且一直深信著黑子的這句話,他不必特地停下來等待,總有一天,他回過頭,就會看見黑子追上來與他並肩而行。 
   
  「對不起。還有,謝謝你,青峰君。」 
  黑子伸出雙臂緊緊攬住青峰,青峰也緊緊回抱著他。 
  把頭埋進彼此肩膀汲取對方的體溫和呼吸,兩顆心臟久違的相互撞擊狂喜著。 
 
  我們一起分享所有以及傷口,彼此舔舐得以癒合。逐漸痊癒的過程我們彼此都在。 
 
   
  曾經的黑白,此刻燦爛。 
 
  一度,我們夢見我們是陌路人。我們醒來時,卻發現我們正互相親愛著。 
 
 
   
End. 



   
评论
热度(11)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