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黑子的籃球/青黑】Appetite of love

※2012年615帝光青黑日賀文

 捏造有

 老梗有(?

  
 
 
 球鞋摩擦體育館木質地板的吱吱聲、球進入籃框時,刷地刮過繩索的聲音,今天的黑子也因為體力不支,在訓練中提早下場休息,雖然蓋在頭上的毛巾阻擋了視線,但是他還是可以藉由聽覺來享受這一切,他所喜愛的一切。 
  「哲。」青峰走了過來在黑子旁邊坐下,順手用胡亂揉了揉蓋在對方頭上的毛巾,讓被汗水弄濕的頭髮稍微擦乾。 
  「青峰君。」 
  黑子瞇起眼看向青峰,不意外接著對方便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將整個重量放了過來。「雖然我不討厭青峰君這種行為,但是最近開始感到困擾了呢。」 
  「什麼啊,這不是跟平常一樣嗎?」 
  青峰聞言嘖一了聲,卻沒有收手的打算。 
  「因為打球流得滿身是汗,青峰君這樣黏過來會更加熱的。」 
   
  「哲也,你說這話是認真的嗎?」一直雙手抱胸站在兩人身後的赤司,聽到黑子的話露出笑容,開口反問道。 
  「赤司君的意思我不是很明白,我只是把事實說出來而已。」黑子邊回答邊微微皺著眉對青峰說著「很熱」試圖推開對方。 
  「……那麼,就只是因為你還沒查覺罷了。」 
  留下意味深遠的話語,赤司踩著愉悅的步伐走向球場。 
  「那傢伙怎麼回事?」 
  「……」 
   
   
  社團練習結束後,奇蹟世代以及他們的經理桃井,眾人如往常般一起走出校門,不同的是青峰和黑子兩人今天要中途脫隊。 
  「啊-好狡猾!阿大和哲君兩個人要去哪呀!」首先發難的是桃井,接著黃瀨也跟著發出哀嚎「小青峰和小黑子好壞心!」之後兩人便哇啦哇啦的鬧了起來。 
  「小青和小黑要去哪裡?該不會是瞞著大家偷偷去吃好吃的東西吧?」紫原一邊吃著代替運動飲料的零食一邊盯著兩人問。 
  「今天書店有想看的新書首賣,青峰君說想買新球鞋,順路所以一起去。」黑子答道,他望向開始鬥嘴的青梅竹馬以及淚眼汪汪的黃瀨。「赤司君和紫原君還有綠間君也想一起去嗎?」 
  「小黑和小青你們兩個人去吧,不用找我了。」紫原頓時興趣全失,繼續專注於手中購物袋中的零食。 
  「不了,你們去吧。」赤司應道,綠間則是推了推眼鏡,以「別找麻煩」的表情回應。 
  「哲,別管這些傢伙了,快走吧-」 
  語畢,青峰不耐煩的拉了黑子就跑,丟下其他人揚長而去。遠遠的還可以聽見桃井怒氣沖天的抱怨聲。 
 
  「……青峰君,可以放開我了。」 
  青峰直到黑子開口,才發現自己是抓住黑子整個人在商店疾走的,「抱歉!」他放開黑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頭道歉。 
  「不會,那麼就到這裡分開吧。」黑子停住腳步,眼前正是他的目的地書店,黑子一腳踏入店內揮手示意。 
  「等、等一下!我也去!」 
  「為什麼?青峰君要去買球鞋的話,體育用品店在對面,想去專賣店的話是在……」 
  「喂喂喂-為什麼要講得好像我不認得路一樣啊。」 
  「這麼說青峰君原本是要來書店,因為平常都不看書不好意思所以才說順路去買鞋嗎?」 
  「……」 
  「難道是來看色情書刊?」 
  「我說啊,不回答不代表你可以一直隨便說下去啊。」青峰不耐煩的彈了黑子的額頭。看到對方摀著頭用疑惑的眼神看向自己,青峰乾咳了一聲:「我的意思是,先跟你一起買完書之後,再過去看球鞋也不遲。」 
  「……那麼就麻煩你了。」 
  「不會。」 
  由於黑子想買的書是當天首賣,很快就可以在最顯眼的位置發現,前往結帳區途中黑子在其他書區停下來幾次,站著翻看有興趣的書籍,青峰也沒閒著,一開始就走到漫畫雜誌區隨意看了幾本,後來實在沒事,只好在黑子身邊跟前跟後的。 
  看著青峰如此格格不入的樣子,黑子忍不住開口:「……青峰君。」 
  「嗯?」 
  「要是覺得無聊,可以先到外面等沒關係的。」 
  「……沒什麼,不用再意我,哲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過你要是快一點會更好。」 
  就算你讓我別在意,但是青峰君這麼顯眼又一直在身旁很難不在意啊,黑子這麼想著嘆了口氣。黑子動作俐落的放下手中正在看的書,幾步穿過人群,到櫃檯結帳完畢。 
  「好快!!」青峰頓時瞪大眼,邊道歉邊越過人,好不容易才到站在門口等他的黑子身旁。「哲的Misdirection原來可以讓速度這麼快嗎?!」 
  「不,我只是單純跟著人走而已。」 
  「這麼說就只是隨波逐流嘛,哈哈哈哈-」青峰大笑拍著黑子的背。 
  「青峰君,有這麼好笑嗎?」 
  「哈哈哈-不,我是覺得佩服你啊……噗!」 
  黑子給了笑得流出眼淚的青峰一記手刀,逕自走向球鞋專賣店。而青峰不怕死的向奇蹟世代其他人說這件事是之後的事了。 
   
   
   
  「……難怪我就覺得今天不只悶熱,空氣也特別潮濕。」 
  「青峰君,以後野性的直覺出現時,請提早反應。」 
  最後青峰既沒有買到球鞋,兩個人還被突如其來的大雨困住。 
  「什麼叫野性的直覺?我是動物嗎?!」 
  決定暫時等雨變小再離開的兩人靠在有遮雨棚的關門店家外,路上因為大雨,除了他們根本就沒有行人了。彷彿這場雨將兩人與世隔絕一樣。 
  「已經是動物了。」黑子邊一臉正經的回答,邊喝著買來的香草奶昔。說是一臉正經其實只不過是沒什麼表情罷了,青峰邊這麼想邊觀察黑子。 
  感情表現平淡其實情緒很明顯,總是喜歡喝甜到讓人覺得太過甜膩的香草奶昔、存在感低、喜歡看書。 
   
  彼此還有什麼是不了解的呢? 
   
  藉著站久會腳痠的藉口,青峰將黑子拉到胸前,環抱住對方,低下頭把重量靠在黑子肩上,黑子說了句「好重」卻沒有移動或是掙扎。 
  閉上眼,鼻腔中除了雨味和雨滴拍打地面激起的灰塵味,還有黑子身上好聞的味道,雖然跟他的存在感一樣是淡淡的,但是聞到的話就讓青峰想更加親近他。 
  深深吸了口氣而後放鬆,鼻間蹭了蹭對方柔軟的髮,懷抱中的人動了一下,沒有掙扎,從這個角度看黑子顯得更為纖瘦,忽然興起類似惡作劇的念頭。 
  青峰悄聲無息的張開口,趁黑子繼續喝著香草奶昔的時候,對著白皙的脖頸咬下。 
  「──青峰君!」 
  黑子倒抽一口氣,發出對他來說是驚呼的聲調。 
  青峰沒有回答,伸出舌頭舔吮,即使黑子開始顫抖也沒有放棄的打算,相反的,他覺得有種食慾大開的感覺,很美味。嗯,這就是他現在的感想。 
  「……請不要這樣。」黑子抖得手中的香草奶昔都拿不穩了,「啊啊-」青峰接過剩下不多的奶昔,一飲而盡,接著隨手丟棄在雨中。 
  「果然很甜-」他抹了抹唇,扣著黑子的下巴向上抬起,視線交會之時便吻了下去。 
  「!!!」 
  黑子瞪大了眼。 
   
  青峰一直是個依靠本能行動的人,他從不受到制式的投籃方式所束縛,率性而為的享受籃球。恐怕現在的青峰,也只是依照本能行動,沒有多想吧。 
  「好甜-」 
  語未畢,他就說著什麼「雨好像變小了,趁現在走吧」之類的,就幫黑子拿了書包,拉著手衝出遮雨棚。 
 
  黑子跟在青峰身後跑著,他看得非常清楚,對方通紅的耳朵,就像是被燒燙的一樣。 
   
 
 
  回家後,黑子躺在床上想了一夜,總是和青峰待在一起,相處模式也一直是這樣,雖然讓黃瀨有時會哭著指控青峰對黑子性騷擾,但是黑子並不會感到不舒服。 
  『……那麼,就只是因為你還沒查覺罷了。』 
  下午赤司的話突然在腦海中一閃而過。 
  不對,也許自己早就知道了。 
  青峰君應該也發覺到什麼了。 
  所以今天才會…… 
   
  黑子翻身拉過被棉被,縮入柔軟而溫暖的被窩中。 
  碰著嘴唇輕笑道: 
 
  「青峰君,原來是發情期到了啊。」 



End. 



   
评论(2)
热度(17)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