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黑籃/青黑】孤鴉於月下啼泣 01

※肖想很久梗用不爛的黑道青黑

 單純想寫喜歡的梗,大概5章完結(?







  男人呈大字形仰躺在冰冷的柏油路面,水色髮絲糾結髒亂,黏貼住冷汗與血浸溼額頭,呼吸中聞到的盡是灰塵和海水混合鮮血的潮濕氣味。


  啊啊,終於到了從這個,美麗又殘酷、溫暖又醜陋的世界解脫的時候了。








01.






  今晚的天氣很好,風把厚重的雲層都吹散了。


  黑子哲也緩慢地放鬆身體,伸展四肢,從肺深處擠出空氣喘息著。腹部的傷口隨著每次呼吸作痛,鮮紅液體持續緩慢地流淌,將平日熨得一絲不苟的西裝與潔白襯衫染色。


  眼前是無垠的漆黑天空,長久以來必須抬頭才能看到的月亮,就掛在黑子的正前方,大又圓潤,發散涼爽微光,看似能被一手掌握。可惜現在他就連動一根手指的力氣也消耗殆盡,只能疲憊地閉上雙眼。


  向上攤開的掌心裡沒有任何東西,也握不住任何東西。




  如同那個被粗魯擁入溫暖懷抱的夜晚。




  手腕被大得厲害的力氣抓住,黑子沒有反抗,因為彼此接觸的那塊皮膚是那樣的熾熱,那樣的灼燒。大概會留下像是燙傷痕的手印吧,黑子一面想著,一面輕易地被推倒在和室的榻榻米上。


  初春的冷風吹來,空氣裡有幾分香甜醺人的暖意,庭院水聲潺潺伴隨添水敲打石頭的脆響。月亮從雲層後露出半邊臉孔窺視人間,光線沿著走廊爬入,穿過半闔的紙門來到室內,在黑子的掌心蜿蜒,盤踞成為一塊透明的白。


  「……請等一下,門還沒關。」


  「別管這個了,現在這裡只有我們。」由於背光的緣故,黑子看不清楚覆蓋在自己身上男人的表情,他說出口的話語十分強硬,低沉的嗓音卻在顫抖:「你只需要專心在我身上就夠了。」




  明明他才應該是害怕得發抖的那一方。


  這麼想著,黑子緊緊抱住了那寬廣厚實的背。






  當男人陷入夢鄉後,黑子安靜地起身更衣,然後在天邊第一道曙光破曉前離開,回到獨自一人的簡陋住所,洗去被男人的氣味。











  「……青峰君,對不起。」


  對不起。


  淚水溢出乾澀的眼眶,與早已風乾的血化成一道汙濁痕跡,滑過黑子蒼白臉頰流下。




  明明想一直待在你的身旁,然而事情卻總是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






  對不起。






Tbc.


   
评论
热度(14)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