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黑子的籃球 / 板車組】LOVE Sickness 01

01


※板車組的鄉村愛情故事

 聽說今天(?)是七夕於是來填坑了(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生氣蓬勃的翠綠,遠處的重疊青山與海相望,路邊的叢生碧草隨風搖曳。甫接近七月底,整個城鎮已然讓人感覺到夏天的來臨,離開盈滿冷氣的教室,雲朵如棉絮遠在天邊,豔陽正當中高照。

  綠間真太郎搭上校門前固定班次的公車來到城鎮的另一端,運動鞋踩在田地邊的泥土小徑,揚起沙塵,以他的腳程只需十分鐘,穿過住宅之間交錯小路,視野豁然開朗,河堤外波光粼粼的川水出現在眼前。面對河堤的是一棟兩層木造舊公寓,踏上通往二樓的階梯,當他插入鑰匙轉動自家門把的同時,隔壁的房門打了開來。

  「喲,果然是綠間!醫學部接下來有課嗎?晚上一起去吃飯吧,之前聚餐你沒來,前輩們吵著要我今天一定得把你帶去。」

  住在隔壁工學部的古屋和綠間都是籃球社成員,同時做為這棟僅有十二戶的學生宿舍鄰居,見到他自然熟絡地攀談起來。綠間在大學裡沒有特別親近的同窗朋友,如果不是課程報告需要,不是研究討論需要,不是社團比賽需要,沒有必要他是不會主動去與人閒話家常的,但也不至於沒有認識的熟人,社交基本禮儀應盡的人事他還是會去做。

  「我今天的課只到中午。」

  「太好了,那你這次一定要來!你知道嗎?你沒來的時候前輩他們……」

  綠間推了下黑框眼鏡,從口袋取出手帕擦去額頭的汗水,就這樣站在半開的門前,聽對方逐漸有打開話匣子的跡象,他只好強行打斷。「知道了,晚上我會去。」

  「就這樣說定了,啊、我打工快遲到了!那麼晚點見啦!」

  道別後綠間轉身進入屋內,他把鑰匙放在鞋櫃上,坐在玄關慢吞吞地脫掉鞋襪放齊,室內的氣溫不比室外涼爽,推開窗戶讓悶熱的空氣流通,導入電源的風扇葉片發出詭異聲音轉動,蟬鳴合奏般湧入室內。

  早上出門買的冰水因為日曬而變得微溫,他幾口喝完,拿出今天課堂筆記和錄音筆,準備複習和預習課業。有了獎學金的加持,他沒有打工的必要,每日的生活簡單規律,平淡卻也不嫌乏味。


  傍晚外出時,他看見公寓樓梯旁坐著一個從來沒見過的陌生人。在這附近往來出沒的不是同一大學的學生,就是小城鎮的居民,但是這個綠間從來不曾見過的年輕男人卻帶給他一種焦灼的麻煩預感。綠間皺起眉頭,暗自猜測也許他是來找宿舍裡的誰吧,然後便避之唯恐不及地繞過男人,懷著擔憂踏上通往社團聚餐的路途。


  綠間的預感,總是十分準確。

  接近午夜,叢間傳來嘹亮不亞於白天蟬叫的蟲鳴,綠間好不容易擺脫續攤邀請返家,就看見男人依然在原地,但是他並沒有感到多少驚訝,僅僅是認為自己一開始未盡人事確認對方身分,才會造成現在的情況。

  當他想像之前一樣迅速繞過他進屋,而向前邁出一步移動的同時,某個細微的叫聲從附近傳來,嚇得間立刻停止動作,他小心翼翼地觀察來源──從男人的雙腳之間鑽出一隻纖瘦的黑影,露出粉色舌頭舔食著他攤開右手中的小魚乾,一邊磨蹭著他的腿撒嬌。

  「喂。」

  「什麼?」男人抬起頭,上挑的細長眉眼從散落在臉頰兩側的漆黑髮絲縫隙間望了過來,綠間這才第一次仔細的瞧他,夏日晚間令人窒息的炎熱湧入胸口,綠間下意識嚥了嚥口水,僵硬著身體開口詢問:「……那隻是你養的嗎?」

  「是野貓喔,怎麼了嗎?」

  即使綠間早已將自己對貓苦手的事實完全表露無遺,對方依然假意沒發現問道。

  「是野貓的話你就別在這裡餵食啊。」

  「咦-不行嗎-?我也沒有辦法呀,今晚能夠陪伴我這個無家可歸的人的就只有牠了。」

  「什麼?!」所以才一直坐在這裡嗎?

  男人露出潔白的牙齒笑道:「或者是,如果你願意收留我一晚,倒是感激不盡。」


  「……唔、你叫什麼名字?」


  「高尾和成。」



  然而到借宿生活的第二天,綠間開始感到後悔了。


  「小真,歡迎回來!」

  「喂,高尾,你到底要待到什麼時候?」

  「不要這麼絕情嘛,我會付房租的啦。」男人放下手上正在擺弄的籃球,抬頭對上綠間不耐的視線。

  「給我適可而止!」自來熟也該有個限度,再說這種來歷不明的奇怪傢伙,他根本一點也不想扯上關係。

  綠間推推眼鏡,明天就讓他走,不對,現在,立刻就把他攆出去才對。

  「話說回來,今天晚餐小真想吃什麼呢?」

  「……紅豆年糕湯。」好吧,姑且等到晚餐後再趕他走。

  「好咧!和成今天也會為親愛的小真大展身手!」

  看著高尾的背影,綠間本來以為,像他這麼厚臉皮的傢伙,往後的日子裡,也會像塊扒不開的橡皮糖般緊緊黏住他,就算他再怎麼想擺脫他也逃離不了。


  然而,七月結束的同時,僅屬於兩人的短暫而璀璨時光也隨之迎來終結,高尾像盛夏的幽靈一樣消失了,只有籃球躺在高尾平時窩著的角落。

  綠間一點也不感到意外。

  他對自己說,這只不過是本來就不應該存在這裡的人,回到了他應該待在的地方,僅此而已。

  他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般繼續生活,開學,畢業,就職。



  轉眼間七年過去了。




  

  今天綠間下班後,開車回到有高級公寓停車場,接著搭乘電梯抵達三樓。

  夏天已經過去了,還是感覺很熱,蟬鳴已經沒有了,心跳依然鼓譟刺耳。高級訂製皮鞋跟規律敲擊地板,最後出現在黑髮男人的眼前。



  當男人抬起頭看向他時,綠間開口:「所以我才說你這傢伙不行啊。」



Tbc.


   
评论
热度(14)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