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刀劍亂舞 / 燭俱利】馴養野貓的方法

※現代paro
 總裁光忠與打工仔大俱利


  一隻黑貓踩著靈巧步伐從繁華街道拐入靜謐巷弄,悠然搖擺尾巴縱身躍上矮牆,然而無盡的黑暗前路被一道暖黃色的光束橫向切開,於是不得不駐足停留,停留在遮掩光束的人影之中。 


  夜晚的都市叢林燈光絢爛,就連群星也相形失色。長船光忠踏出由金錢與名聲裝飾、努力和鍛鍊堆砌而成的美食城堡,站在車流與人潮擁擠的街頭,晚秋時節的路樹黃葉紛紛落下,任晚風帶著,漫無目的打轉。
  他在人煙稀少的巷口駐足,從口袋裡掏出菸盒,熟練地用嘴唇叼住菸點燃,一瞬間的火光在熙攘的夜晚中宛若將熄的冷螢,在完成職責後毫無殘念地消失。

  「你也在這裡啊。」

  光忠回過頭,巷子漆黑深處有一扇門打了開來,飄散在空氣中的味道十分熟悉好聞,顯然這是那間他方才離開的知名連鎖餐廳後門。被微黃燈光柔和了輪廓的男人以低沉嗓音說道:「過來吧,等你很久了。」

  光忠微微晃了身體,不禁向前邁步,彷彿他在這個世界上一直以來,就是走在與這個人相遇的路上。但是一道柔軟敏捷的黑影,用比他更迅速、更輕巧、更熟悉的步伐出現在男人面前。 
 
 
  喵嗚。 
 
 
  「一個月不見,過得好嗎?」男人彎腰蹲下,手中端著牛奶散發熱氣。 
   
  由於自作多情令光忠太過難為情,一時間竟也無法反應過來。直到黑貓帶著看起來像是竊笑的神情轉過頭來發出叫聲,男人才終於抬頭看了過來,與光忠四目相交。 
 
 
  這時光忠才發現,男人擁有一雙不輸黑貓的銳利眼神。 
 
  「你是誰啊。」 
 
 
 
 
  自此以後,身為知名連鎖餐廳負責人的長船光忠──這位聰明英俊,文武雙全,家事萬能的總裁,幾乎每個星期都撥空到自己旗下的這間分店見這位野貓似的侍應生。美其名曰巡視重點分店,實際上是看了大俱利伽羅廣光餵食黑貓,於是也想餵食他,然而大俱利伽羅只覺得他腦袋有問題。 
 
  「那個人就是燭台切嗎?」 
  「嗚哇、第一次見到本人!」 
  「聽說在總店也不一定能見到,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 
  長船光忠有另一個稱呼──燭台切光忠──這是因為他在某次參加美食節目的特別企畫裡為了效果,意外用手中的菜刀將裝飾用燭台一起切下的驚人之舉得來。 
 
  「小伽羅,今天過得好嗎?」 
  「……」 
  「喂,大俱利伽羅,你多少也回答一下老闆啊。」 
  「沒關係,你們忙吧。」 
  面對光忠的噓寒問暖,剛開始大俱利伽羅還會因為他是老闆、或是那個幼稚到煩死人的店長的多年友人份上給予適當回應。但是時間一久,他開始發現不對勁,分店狀況視察以往都是總店的其他人員過來,就算要與店長敘舊,偶爾店長不在的日子裡光忠依然會出現。過於直接而毫不掩飾的言行,不只店長拿來當作閒暇時作弄他的引信,就連共事的同伴也有所察覺。 
  儘管大俱利伽羅不介意光忠的出現,也不討厭他,但是對於擅自接近他私人空間的行為卻十分抗拒。處於成長期又身兼數份打工的他,自然每天都需要攝取相當的熱量來維持體力,因此攜帶便當和點心宵夜成了每天睡前和起床必須進行的重要事項。光忠不知從哪聽說了這件事,開始自顧自地在餐廳打工結束後來接他,造成大俱利伽羅為了拒絕他,平白生出多餘的困擾。 
 
  「辛苦了,回家路上要不要一起吃點東西?」 
  「……不用了。」 
  「嗯?這不是你平常回去的方向呢,接下來有什麼事嗎?」 
  「……」 
  「話說回來,今天該處理都工作都結束了。我接下來可以陪你喔。」 
  「……夠了,適可而止吧。」大俱利伽羅皺眉,努力組織出最為簡潔明瞭的回答。「我不打算和你變得要好,你快回去。」 
   
   
 
  然而幾天後,大俱利伽羅卻在便利商店的值班結束前,聽見蹲在門口的不良少年們的叫囂聲有了不好的預感。 
  沒錯,正是因為長船光忠。 
  始作俑者即使被團團圍住,依然保持一貫的形象與愜意。大俱利伽羅本來想就這樣徹底無視,但是眼見下一個當班的傢伙和客人被嚇得緊張兮兮,這樣放任過頭影響營業也不是他的作風。 
 
  「喂。」 
  在成群不良少年散發出的緊繃氣氛中,忽然有一道清朗低沉的聲音橫空切斷了緊繃的弦,結束打工的大俱利伽羅提著背包,站在便利商店門口:「讓開,擋到路了。」 
  「啊?你小子誰啊!!」 
  年輕人火氣大,一言不合就幹架也是常有的事。大俱利伽羅靈巧熟練地邊閃躲邊進行攻擊,不費吹灰之力便將店門口的障礙物掃除完畢。 
  「你在這裡幹什麼?你這傢伙是笨蛋還是跟蹤狂嗎?」 
  「小伽羅……太帥氣了!」 
  光忠故作驚喜,其實大俱利伽羅完全不必出手,光忠也毫無疑問地可以獨自輕鬆解決。但是能看到大俱利伽羅挺身而出的模樣,他還是乖乖待在一旁好好觀賞才是上策。 
 
  「……去死。」 
  無視於驟降了二十度的周圍溫度,光忠持續對大俱利伽羅放射飽含七分崇拜三分寵愛的光波。 
 
  「我聽店長說過你很擅長打架,剛才為什麼站在一邊看?」大俱利伽羅別過頭,放鬆語氣問道。 
  「小伽羅不希望我出手幫忙吧。」光忠看著他泛著血色的耳朵,笑得瞇起眼。「還是你擔心我受傷了?」 
 
  「我要回去了。」 
 
  「欸、咦?咦!等等等等,你身上穿的是高中制服嗎?!你今年幾歲?」 
  因為實在是太過合適以至於直到剛才都沒發現。不會吧?!鶴丸那傢伙說是學生還以為是指大學……沒想到居然未成年!? 
 
 
  「是又怎樣。」 
  今年18歲,身心健全的高中生大俱利伽羅廣光嘴角掠過不易察覺的笑意,顯然不想為光忠的震驚負任何責任,揮揮衣袖走人。 
 
 
End. 


   
评论(5)
热度(26)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