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鑽石王牌 / 亮倉亮】是誰先落入陷阱

※亂七八糟捏造自爽私設



  吃掉我吧。*


  「阿亮學長──」

  亮介從帳本上移開視線,看著從走廊另一頭走來的學弟們,開口喊他的是隊友兼搭檔的飛毛腿小子,在他旁邊是即使在同性看來也令人生氣的眼鏡帥哥。
  「在尖峰時段打擾我值班一定是有什麼非常重要的事吧,嗯?倉持?」
  「啊……是!社團的活動準備已經差不多了!」
  「啊哈哈哈哈。」
  「原來御幸你也在啊。」話鋒一轉,亮介朝一旁興災樂禍的御幸開口:「我從春市那裡聽說了喔,居然和澤村因為那種小事吵翻了,真是辛苦。」
  「不勞學長操心。」御幸的笑容僵在臉上,仍反擊道:「倒是某人明明已經察覺到了卻沒發現,比較傷腦筋吧。」
  「呵呵。」
  「可別太欺負學弟了啊。」
  伊佐敷從亮介身後探頭出來,手中收納用餅乾盒裡的零錢看起來所剩無幾。「你有資格這麼對我說嗎?」他給了伊佐敷側腹一記手刀。
  「痛死人啦!幹嘛啊你這可怕的傢伙!」
  「這點我倒是不否認喔。」亮介露出微笑,轉頭對倉持和御幸說:「你們兩個,把口袋裡的零錢都交出來。」
  「「哈啊?!!!」」
  「我們班找零用的錢不夠了呢。」

  是的,他──小湊亮介──是個就連自己也有自覺,既毒舌又壞心眼的學長與親友。這樣的他卻對笑聲又怪又吵又囂張的倉持洋一,有著非同一般的感情。

 
 
 「倉持,下場輪到我們,我可不會手下留情喔。」 
 
  在倉持的眼前,有一對粉紅長耳,低下頭能清楚看見圓滾滾的短尾在白色球褲臀部頂端晃動。而他自己是頭戴圓狀斑紋的耳朵,身後的長長尾巴被小湊亮介抓在手裡把玩。過於不可思議的畫面讓他渾身僵硬、動彈不得。 
  「好……好的。」 
 
  一切來自幾個禮拜前的某個平常不過的夜晚,亮介和倉持結束自主練習的回程中經過餐廳,看見以高島帶著球隊經理們正在進行關於文化祭的討論:「去年大家表現的很好。這次我們身為青道高中棒球社的一員,在文化祭上也要展現不輸其他人的精彩活動。」 
  「你們有什麼好主意,可以盡管提出來。」 
  「這個嘛,唔……嗯……」 
  青道高中一年一度的文化祭,除了以班級為單位的活動以外,社團進行演出、競賽、遊戲等活動也是重頭戲之一。因此要想出有別於班級和其他社團,既引人注目又有特色的活動,是每年都會碰上的難題。 
  「……狐狸。」走廊另一頭,傳來對話聲。 
  「與其說狐狸還不如說是狸貓,那種愛作弄人的惡劣傢伙!」澤村不以為然的大聲說道:「對了對了,小春當然就不是那種動物喔。」 
  「哈哈……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兔子。」降谷點點頭,吐出某種小巧柔軟的生物名稱。 
  「你以為說出傳說中的動如脫兔比較厲害嗎!我告訴你……」 
  「沒錯!!就是這個!!!!!」 
  「哇啊!學姐你們怎麼了!?」 
  澤村和降谷萬萬沒想到,他們就算離開球場依然持續的無意義爭論,居然成為青道棒球社今年文化祭的主題的根源。 
  「這麼說來又可以見識到大家的表現了,我很期待喲。」 
  「謝謝你!我們會加油的!」 
  即便是從頭到尾見證一切的兩人,也沒能打斷興致勃勃展開籌畫的女孩們。亮介甚至意味深長地對眾人進行一番推波助瀾的鼓舞,讓倉持有股不好的預感。 
 
 
 
 
  哨聲響徹雲霄,活動開始的瞬間所有人一哄而散。倉持看著球飛向左外野,本能地邁出腳步,在球落地前接住並放回規定的原位,回頭看見另一邊亮介依稀遠去的背影。 
   
   
  「阿亮學長?你在這裡嗎?」倉持四處張望,找到在地上一蹦一蹦跳躍的獵物,張開充血的眼睛追逐。 
  秒針滴答,耳朵直豎。 
  亮介藏身於樹林隱密處,屏息於陰影深邃處,看著倉持專心一意追趕找尋著他。他的耳朵聽見野獸的腳步聲,激烈的心跳,低吼的嚎叫聲;他的耳朵聽見野獸興奮的體溫,高漲的食慾,飛散的汗珠。 
  「咕、噗哇!」 
  毫無預警以極難看的姿勢被絆倒的倉持,抬頭便發現亮介正居高臨下看著自己:「咦?這不是可愛的小貓咪嗎?」 
  「阿亮學長?!」這下完蛋了!倉持雙手合十連忙討饒:「等等,我絕對不是故意來抓你的……!」 
  話還沒說完,亮介早已蹲下捏住他的臉頰:「聽好了,這麼棒的事我只說一次。」 
 
  「是!!」 
 
  這麼棒的事…… 
 
  這麼棒的事!!!!!!?? 
 
  由於事發突然,亮介剛離開倉持的嘴唇,他依然動也不動。 
 
  「好蠢的臉。」亮介歪頭輕笑。 
  「那那那那那那個,學長?」 
  「……倉持,你是準備讓我等到什麼時候?」 
  我一定會被你捉到。 
  彷彿乾涸已久的土地終於降下甘霖,等待已久的獵物終於掉入羅網,倉持邊哭邊笑,邊笑邊哭,猛撲過來抱住亮介。 
  夏日的樹林中,葉片沙沙。 
  溫暖的身體,貼耳的呼息,徹底只有他們兩人。 
 
  一直等候著呢,這一刻。 
 
  你可要痛快咬住我的脖子。 
  那裡是我的要害。 
 
 
 
 
  亮介小跑回到球場上,在指定位置用順暢完美的揮棒軌跡,將球遠遠擊飛。 
 
  「阿亮學長!nice play!!!」不知誰先喊出聲來,澤村從旁冒出衝上前歡呼、再來是降谷和春市、其餘躲藏的隊友紛紛出現,上前包圍亮介,一路推搡說笑,直到作為本次競賽遊戲的鬼──倉持朝他們跑來,成為下一個目標來消遣調戲。 
 
  「咬到舌頭了?」好不容易從獵豹居然抓不到兔子質問中逃離,倉持來到亮介身邊。 
  「嘖、有血味。」亮介啊的張嘴吐出舌頭,鮮紅嬌豔,倉持伸出手抓住了亮介的下巴,湊過去含住舔舐。 
  「大白天的你在做什麼啊!」 
 
  陽光被獵豹的身影擋住的一剎那,兔子感受到被拆吃入腹的威脅,十分不滿,因此毫不客氣的肘擊了對方的肚子。 
 
 
End. 
 
 

*全文由平田俊子〈兔〉一詩貫串 

*雖然看不太出來,不過經理們想出來的遊戲是踢罐子改良版:把踢罐子改成拋球擊出這樣的方式,然後由其他學生們選擇要和哪種動物組隊比賽的規則~~~

   
评论
热度(20)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