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鑽石王牌 / 哲純】One way or another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後篇




  「你要去別人家?去之前稍微跟我聊聊天吧。」

 

  伊佐敷純在高中以來的摯友對面正坐。

  為什麼自己非得因為對方一句話就乖乖坐下?

  這個問題無數次因為自己的行動被左右或推遲時,在腦袋裡打轉,繞得他頭昏眼花,而始作俑者卻一臉理所當然,渾然不覺用言行舉止影響他的生活。

 

 ※


  『純,這個周末晚上要一起吃飯嗎?』

  『好啊。』

  『記得買肉過來加菜。』

 

  三年級的夏季大賽結束後,時光絲毫不留情面地向前走動。結城拒絕了職業球團的邀請,選擇就讀片岡教練母校的消息在校內不脛而走。是啊,總是在自己身後登場,以堅忍不拔的精神,一肩扛起球隊勝負的隊長。往後當然也會成為眾人的指標,比任何人都還要勇往直前。

  即使就讀不同大學,伊佐敷和結城也偶而在彼此都有空閒的假日小聚吃飯,有時到高中時代常去的餐館,有時像今晚──在結城的租屋處。

 

  「啊,這是最後一塊肉了。」

  「要吃嗎?」

  「那不是廢話嗎?當然要吃。」

  「來一決勝負吧。」結城提出意料之中的邀約。

  「看你一臉期待的樣子,」看著他迫不及待從櫃子拿出將棋盤,伊佐敷無奈地決定讓最後一塊肉在鍋裡放涼:「真沒辦法,就陪你一下吧。」

 

  如今伊佐敷已不再為夢境所困住,卻因為現實而苦惱。

  高中時代伊佐敷總是看著結城用挺直的背脊、沉穩的步伐站上打擊區,也曾像個天真的小鬼,以為畢業後還能一起打棒球。除了同甘共苦的伙伴情誼、選手間的互相較量,經過長久時間與距離沉澱,出現的卻是難以言明的情感。

  「啊,已經這時間了啊。」再不走就趕不上末班車,得留下來過夜了。

  「怎麼了?」

  「我要還去朋友家,之後再約啦。」伊佐敷收拾衣物起身,準備離開。

  「你要去別人家?去之前稍微跟我聊聊天吧。」

  「哈啊?我們聊得還不夠多啊……」

  「事實上我要談的是別的事──」

  伊佐敷艱難地看著時鐘一分一秒流逝,但結城堅持的模樣最後還是讓他聽話地坐回原位。「到底是什麼事?」

 

  伊佐敷低下頭,抓亂的後腦的頭髮。這一切只不過是假象而已,這份平衡能維持多久,全都由最先察覺的那個人決定,全都由最先發現的那個人負責。他對沒有解答的假設不置可否,就算閉上眼,也無法否定發自內心的想法。

  所以他會什麼不做,儘管這樣下去什麼都無法了結,但是現在他還不知道,在做出抉擇之後,在向前或退後或逃走之後,在那之後到底有什麼?

 

  「……純、純。」

  結城突然握住伊佐敷的手臂,攬住他的肩膀拉近距離。失去平衡的伊佐敷倒向他,同時臉頰感覺到了柔軟潮濕的溫度。

 

  「啊。」

 

  「啊、抱歉,因為你好像沒聽到我的告白。本來只是想叫你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種事情鬼才知道啊!!!

  伊佐敷捂著臉頰,立刻感覺血液彷彿萬馬奔騰直沖腦袋,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叫聲。


END.

   
评论(5)
热度(16)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