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おそ松さん/一カラ】神様は傷を治癒しません

※宗教松/色松

 信仰虔誠的痛神父&經常需要補魔的戰鬥修女



  「──哇啊!」

  在安穩的睡夢中猛然被重壓,カラ松掙扎地睜開雙眼,坐起身體。


  首先落入視野的是觸碰到自己額頭,精細冰冷的金色十字架,然後才是衣衫不整地跨坐在身上,試圖解開褲腰帶的修女。

  「起來啦,臭神父。」


  「欸?等等等等等等等一松?你在幹什麼?不是睡了嗎啊好痛!」


  穿著修女服的男人儘管臉色蒼白,依然神色陰沉地命令:「吵死了給我閉嘴喔混蛋。」


  「咿……!」



 

  カラ松所在的教區包括倚山傍海的城鎮和附近不到四百人的村莊,他就住在城鎮邊的山丘上,無論白天黑夜,都能看望這個安詳寧和土地。人們相信他的教導能指引靈魂,與他交談能得到寬慰,清朗的吟誦使教堂被蠟燭火光照得明亮,然後在一個暴風雨的夜晚裡,一松伴隨雷鳴閃電出現在教堂門口──然後就像今晚一樣,不說分由的襲擊了他。

  

  「一松……住手、嗯嗚……」

  一松愉悅地持續手上動作,看著神父固執的防備在他的攻勢下潰堤,淚痕四縱,滿臉通紅,而カラ松仍用酥麻癱軟的雙手抵抗一松綿延壓迫過來的誘惑耳語與挑逗撫摸。「……說什麼住手,你這不是很享受嗎?都這麼有反應了哈哈……唔!」


  「一松!?你沒事吧?」

  教堂外雨聲漸小,房間內燭火搖曳,褪下修女服後,カラ松才看清一松的傷口又裂開了,原本包紮好的乾淨繃帶慢慢染成鮮紅。他急忙扶住一松的肩膀,將他的腦袋貼在自己胸口,舉起十字架,柔聲低語伴隨沉穩心跳,句句分明,字字清晰:


  「……我睡醒時,祢仍與我同在。」





  「哈啊?你這算什麼啊,與其擔心我的傷勢不如快點讓我痊癒啊。」一松痛苦地皺起眉,閉上雙眼,他的身體感到一陣顫慄般的窒息,他緊緊環抱住カラ松。

  帶著一松輕輕躺倒在枕頭上,カラ松親吻他的額頭,替他整理凌亂的頭髮。除了信仰虔誠以外既無法驅魔也不懂戰鬥的神父當然不可能會什麼治癒法術,到頭來純粹為了補充修女驅魔所耗損的身心而進行的接觸,如今成為浸淫在並非淨化或發洩,混濁慾望與情感的甜美舒適的死水當中。




  

  「神父大人,請幫助我。」

  一松張開眼睛,凝視著カラ松的臉。



  如果能夠撕破喉嚨,呼吸新鮮空氣,大聲坦誠內心深處的真意就好了。





  神啊,請求你鑒察我,知悉我的心思,試煉我,知悉我的意念,觀看我的內心深處有無惡行,引導我們走上永恆的道路。




End.


-

  忍不住妄想了當カラ松被捲入一松與惡魔的戰鬥時,カラ松邊叫喊著一松名字閃躲試圖尋求幫助的畫面,搞不好這是一松在驅魔戰鬥時的娛樂之一呢(´◓q◔`)


   
评论
热度(13)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