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鑽石王牌 / 御澤】今夜之中,愛最閃亮

※復健心靈與手感

 內容如題是個被閃瞎的故事

 職棒御澤秘密交往中

 路人視角有



 

 



  寒流來襲的週末夜晚,奈美子提早結束車站前的打工,準備到附近去吃晚餐。每年冬天這個時候,街道上就四處掛起燈飾,百貨公司和商家播放溫馨浪漫的歌曲,不過這些都和單身一人的她毫無關係就是了。
  儘管沒有特別想買的東西,奈美子還是走向附近的商店街。她在透明櫥窗前佇足,心不在焉地看著自己的倒影整理儀容,滿意地轉身時不小心撞到了路人。
  「小心!」
  她發出猝不及防的驚呼,正想著應該會這就這樣狼狽地一屁股坐倒在冰冷的地板上吧,那人立刻伸出手,輕輕鬆鬆抓住了奈美子的手臂,穩住她的身體。
  「啊……謝、謝謝你。」奈美子尷尬地抬起頭與他四目相對。
  對方是一個年輕男人,濃眉大眼,自然黑髮蓬鬆翹起,穿著圍巾連帽外套牛仔褲,後背包因為側傾身體的緣故,斜斜掛在腰邊。
  「沒受傷吧?」男人立刻放開手,向後退了一步拉開距離,向奈美子低頭道歉:「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妳!」
  「沒有……我才要道歉。」
  奈美子連忙擺擺手低頭,畢竟自己沒有在看周圍是事實。
  「喂,澤村?」
  人海之中隱約傳來呼喚某人的聲音。在這種藉口寒冷縮短人際距離的季節裡,無論是上班族或是學生,都由車站樓梯口吸入或湧出,宛如雨水,朝向能包容他們的低處。得到奈美子平安無事的回應後,男人綻開略帶熟悉的爽朗笑容,轉身準備離去:「下次要小心喔!」
  由於那笑容在這樣的夜裡實在是過於耀眼,彷彿是轉瞬而逝的火花,奈美子的雙頰不禁因此微微發熱。


  他們肩膀併著肩膀走在人海中,左手臂貼著右手臂,左手背摩著右手背,親密又不親暱,保持在讓人心癢難耐,若即若離的極近距離碰觸。偶爾經過大樓與大樓之間的縫隙時,強風吹來,搔刮乾燥的臉頰肌膚,御幸會藉著人潮擁擠,隔著手套,悄悄勾住澤村的小指,拉近距離。

  「幹嘛啦。」澤村小聲的說。
  「怕你走丟啊,誰讓你走沒幾步就不見人影。」
  「我哪有啊!只是沒想到今天人這麼多,難道有什麼活動嗎?」
  「笨──蛋,當然是因為聖誕節啊。」
  「咦?原來今天是聖誕節嗎?!我一直以為已經過去了!」
  「……下禮拜才是聖誕節。」御幸嘆了一口氣。「真是,你這人到底怎麼過日子的。」
  「怎麼過日子……不就是和棒球還有御幸嗎?」
  「唔,你這傢伙還真能說出這種話啊。」
  「哈啊?我說的是實話啊。」

  難得出外覓食,御幸和澤村卻遍尋不著有座位讓他們坐下來飽餐一頓的店家,就連百貨公司的美食街也人滿為患,沿著車站附近的商店街走了一遍,御幸看著一間間大排長龍的餐廳,喃喃自語:「肚子好餓……早知道就先打電話訂位了。」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我還以為御幸你早就已經訂好了才跟你出來的,早知道在家裡吃泡麵也不會餓肚子!!」
  「啊啊我知道啦!真是的,你小聲一點,其他人都看過來了。」
  御幸緊張兮兮地拉低自己頭上的毛線帽,還不忘替澤村將圍巾拉起遮掩口鼻,他可不想在難得的空閒裡還要被人圍觀。
  兩人飢腸轆轆地往遠離人潮的街道去,拐彎進入小巷。走了大約十分鐘,一塊低調不起眼的拉麵店招牌出現在眼前,與酒足飯飽的離店客人錯身而過,掀開暖簾進入,濃郁的叉燒與濃郁高湯香氣撲面襲來。狹長型的店內最多能容納十人左右,儘管尚未坐滿,還是有不少人在。
  御幸向老闆點頭打招呼,和澤村走到最裡面的空位坐下。「老闆,我們來啦,麻煩你老樣子。」
  「噢,馬上來!」




  『打者擊出的中外野飛球遭到接殺,此時兩出局,一壘有人。』

  即使地處位置不顯眼,這間拉麵店還是以扎實的手藝和擁有許多忠實顧客,店內充盈著喧鬧笑語。在座位上大快朵頤的奈美子,趁著端起碗喝湯,抬眼瞥了發出哄然歡呼的電視,螢幕中的棒球比賽正進行得如火如荼,這時又有兩個人走了進來,坐在她對面的角落位置。




  御幸將彼此脫下的帽子和圍巾堆疊放好:「之後有想去哪嗎?」
  「唔────嗯────去哪裡啊?」澤村雙手抱胸,邊想邊歪著頭,幾乎要把腦袋磕到桌上。


  『由於打者成功犧牲觸擊,一壘跑者盜上二壘!』


  「……想不到就別勉強了。」
  「誰說我想不到的,我只是因為要替你著想傷透腦筋罷了!」
  「啊,果然還是這裡的拉麵好吃。」
  「認真聽我說話啊喂!」


  『又是御幸一也!一個適時的右外野方向的安打站上二壘!二壘跑者推進至三壘!!』


  「嗚哇、你突然間幹什麼……!」
  「什麼啊,這都要怪你自己吃相不好。」
  遭遇偷襲的澤村不敢大聲發作,只能捂著臉頰瞪向對面的始作俑者,見到此景,御幸得意洋洋地笑著舔掉拇指上的蔥花。


  『這時澤村選手能否大展身手壓制攻勢?很可惜不能!被擊出中間方向穿越安打,跑者回本壘得分!』


  某種模糊而細小的嗔怪聲撓過耳膜,奈美子夾麵的動作一滯。她抬頭反射性地往來源方向看去,眼角餘光無法避免地與戴眼鏡的男人撞上。對方把食指抵在嘴唇上,露出不知在哪看過的狡黠微笑示意,然後她才注意到背對她的男人把頭壓得低低的,幾乎要埋進拉麵碗裡,能清楚看見從後頸皮膚泛著紅。

  雖然還搞不清楚狀況,不過總覺得好像看見什麼不得了的事?
  恍惚間感到炫目至盲的奈美子,不知該做出什麼表情回應,只能點點頭迅速收回視線,繼續吃麵。






  「啊!」

  回家的路上,奈美子的腦海忽然浮現拉麵店裡電視重播的棒球比賽畫面。


  她明白為何自己會覺得那兩個人似曾相識了。


End.


&意外有點相關(?)小知識:

金牛座是北半球冬季夜空上最大、最顯著的星座之一。

代表金牛座眼睛的金牛座的α星,中國古代稱它為畢宿五。金牛座的畢宿亮星排列稱V字形結構,又稱為金牛座V字,其中橙紅色的畢宿五是天空上少數的一等星之一(在全天亮星中排第十三位),它和雙子座的北河三、御夫座的五車二、小犬座的南河三、大犬座的天狼星、獵戶座的參宿七共同組成冬季六邊形。


   
评论
热度(51)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