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鑽石王牌 / 御澤】My darling boy

※大概是交往八年的御澤(why
 榮純小太陽生日快樂!!!

 



  「哇啊!喂、快看!你快看那邊啊御幸!」

  心血來潮藉著難得的假期,來到遙遠海岸彼端的城市,儘管稍嫌倉促,但這是他們初次海外旅行,途中靠著生澀英文,盡情遊覽風光,享受美食美景。

  淡淡的白痕塗抹在深淺不一藍彩之上,寬廣的海平線船影點點,海鳥不時飛過眼前,能清楚看見稍遠的跨海大橋和近處的碼頭美好風光。帶有鹹味的風迎面吹來,澤村忍不住伸手壓低頭上的棒球帽沿,以防被吹飛。「還有那個!左外野的巨大手套好酷啊!旁邊就是傳說中主場球隊轟出全壘打會冒泡的可樂瓶吧!」

  「知道了知道了,我有看到。」
  即使戴著墨鏡,御幸也因晴朗陽光的照射瞇起雙眼,他慢悠悠地應聲:「你快點回來位置上坐好,很危險的。」抵達座位區時,他發覺視野相當好,可以將球場的全貌及球員動態一覽無遺。現在是開場前的熱身階段,能看見底下球員熱身與練球的樣子。這座落於灣區的露天棒球球場,若是擊出全壘打,球有可能飛到海裡,御幸依稀記得之前在電視上看過這個球場的比賽,牆外的海灣中總是有許多人划著小船,等待全壘打球的飛出。

  好不容易阻止澤村再回一樓去近距離觀看球員熱身,打消他跑去外野親子小球場試身手的意圖,乖乖坐在原位,吃著在美食街買的熱狗堡和搭配蒜粒的剛出爐酥脆薯條,香氣四溢惹得御幸的肚子也發出飢餓地聲響,只好跟著拿起他的那份熱狗堡和可樂,大口吃起。
  隨著時間推移,天空也逐漸參染湛青與澄紅,等到深藍黑幕綴起繁星幾點,比賽即將開始──無論是三振後的振臂歡呼,或是揚起沙塵的壘上攻防,抑是漂亮的飛身撲接──每瞬間都牽動著觀眾的神經,讓人屏氣凝神。澤村脹紅臉頰,隨著氣氛熱情吶喊,球場的照明燈為他描繪出臉龐的輪廓,將光輝灑入他深邃的眼中,御幸目不轉睛地看著他。

  等喝光了可樂,將空杯放回杯架,澤村終於轉頭看向御幸:「御幸前輩,剛才的三振你看到了……哈、哈啾!」
  「你會冷?」即使是夏天,這裡夜晚的低溫也不容小覷。離開飯店時澤村按御幸的叮嚀多加了件外套,想不到也抵擋不了隨著從海上吹來的強勁海風。
  「是有一點……」澤村揉揉鼻子,縮起肩膀。
  「這樣呢?」御幸摟住澤村的肩膀靠進自己的胸膛,儘管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後者嚇了一跳,「咦?!……嗯,是好多了。……謝謝。」他還是紅著耳朵小聲道謝。恍惚間也顧不上替比賽加油了,只覺得體溫正在慢慢升高,也許是因為戀人的懷抱,永遠比大衣毛毯更能驅走寒冷吧。


  十點多比賽結束散場,他們在月光下沿著海邊散步了一小段路,享受夜晚的愜意與悠閑。澤村興奮地邊走邊比手畫腳,大聲說道:「第五局那個超擅長盜壘取分的打者啊,如果是我站在投手丘,肯定會順利三振他的!……嘿咻!」
  「是嗎,我看你搞不好會因為看見那種大場面,反而興奮得失投吧?」
  「什麼嘛!我才不會呢!!!」
  「那麼我就拭目以待你的表現啦。」御幸拍拍他的臉頰,給了他一個蜻蜓點水的吻。那種了然於心的語氣令澤村恨得牙癢癢,恨不得真的咬他一口以表不滿。


  於是澤村真的就咬御幸了一口。

  在嘴唇上。

  「喂喂,難不成澤村君這是在勾引我嗎?」御幸故意朝澤村貼了過去,在他耳邊輕聲詢問。
  澤村低頭不語,御幸的眼神還在他的唇上發燙,如果他一直保持沉默,那麼彼此間的距離,無論是縮短還是分離,都沒關係吧。因為,他什麼都瞞不過御幸啊。
  「……快點回去啦。」


  回到飯店房間,時間已接近午夜。已洗漱完畢的澤村正盤腿坐在床上整裡幾天下來的紀念品,旁邊床墊忽然一陷,接在後面的御幸泛著一團熱氣靠了過來:「你在幹什麼?」
  「明天就要回去了嘛,得把給老爸老媽和小春金丸他們的紀念品整理一下啊。」
  「這麼說來你的確是買了不少東西……」
  「一人一份不是很好嗎?」
  「我說你啊,到底是想給多少人都買啊。」
  「多少人?」澤村皺起眉頭,掰起手指數著滿行李箱的禮品,最後手指不夠用了便賴皮道:「不要在這時考我算數啦!總之就是大家啊!」
  「哼嗯-那,大家有包括我嗎?」
  「當然有啊!真是的!手伸過來!」澤村一臉沒好氣地在行李箱中翻找,御幸則伸出右手,掌心向上等待,彷彿是個迫不急待討要糖果的小孩。澤村嘆了口氣,去調整他的姿勢:「等一下,不是這樣啦。」

  「給!」










  左手背對上方,定格在半空中,垂下的無名指被套上了戒指。








  御幸緩緩把手收了回來,舉到眼前仔細端詳,過了五分鐘。「澤村,過來。」

  「啊?」

  隨著壓倒順勢而來的吻綿長細密,御幸知道自己有話要說,他要對澤村說的話太多了,那些話一口氣梗在了他的喉嚨間,積在了他的眼眶裡。這裡是距離日本東京8227公里的城市,是海灣,是房間,是床上,他將要在此說出他心臟根深蒂固的愛情。


  「謝謝你,我會好好收下的。」就像一直以來那樣,牢牢握在手心。

  耳畔迴響著御幸的聲音,讓澤村心跳加速,一直以來不變的氣息模糊了腦袋中的理智。「御,御幸……」
  「嗯?」御幸側過臉,把澤村的耳朵含在嘴裡舔咬,空出一隻手撫慰他黏滑濕透的下身,才剛在浴室裡洗完澡又出了一身汗。放縱高漲的情緒如風暴席捲,澤村頭昏腦脹的,想不起來自己要說什麼了,只能抱得更用力,希望彼此的肌膚能真的熔化在一起,靈魂能真的結合在一起,能真的成為一體。他聽到自己不受控制的聲音,眼前一片模糊,御幸撥開澤村黏在額頭的瀏海,吻他的太陽穴,「我在聽,你想說什麼?」他問。

  澤村嚐到一點鹹味,含糊的開口:「……弄得滿身大汗的,等下又要洗一次了。」

  「什麼?」御幸不依不饒。

  「我喜歡你。」
  將複雜難解的感情,以簡單直白的方式傳達。

  澤村榮純徹底顛覆了御幸一也,原本的理智謹慎,好像都已不再是屬於他的,御幸變成了生澀莽撞的、初嘗情衷普通男孩。御幸喜歡擁抱澤村那青澀柔和的溫暖身體,喜歡澤村本能地抗拒他不懷好意的搔癢,喜歡澤村被他氣得瞪大貓眼,喜歡澤村儘管強迫自己依著他的要求來,真是惡劣到了極點的一個人。
  偶爾御幸也會受不了自己,又不是小鬼了。可就算是他小時候,也從來沒有如此熱衷於調戲誰過。就這麼逗著澤村玩,他也覺得很開心啊!御幸不要臉地想。

  「我也喜歡你。」
  只是喜歡?不,不只是喜歡,雖然想要停止時間,悄悄把心情傾訴,可是他們鮮少說出來愛,愛這個字眼那麼重,那麼燙,他們不想說,就像是想把最好的,最寶貴的,小心翼翼收藏起來。

  就在今晚,每個只屬於兩人的今晚,眨眼之間是否能有令遙遠未來懷念的記憶,那正是你我所在的地方。


End.

btw御澤去的是舊金山巨人隊主場的AT&T Park球場喔!

會選這裡除了覺得御幸和舊金山巨人隊的捕手Buster Posey一樣打擊率和守備都很厲害,另一點是捕手Buster Posey和投手Madison Kyle Bumgarner在對亞利桑那響尾蛇的比賽中,分別在第五和第六局擊出滿貫全壘打。這是大聯盟史上先發投捕搭檔首度在同一場比賽擊出滿貫全壘打,最後擊敗響尾蛇www

私心希望御澤也能成長為如此的投捕>/////<!

   
评论(3)
热度(62)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