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黑子的籃球 / 紫冰】Drenched in your love 01

※陽泉酒家(不是)設定。

 一個邊吃美食邊談戀愛的故事。



01



  紫原敦很苦惱。
  巨大樹冰似的不明物體橫倒在眼前,擋住他回家的路。
 

  明明早上過來的時候還沒有,好不容易剷雪出來能夠通行的道路只有這條,要特意踩上旁邊的厚重積雪繞過也很麻煩。他一邊咀嚼美味棒一邊思考,眼前的東西微微晃動,雪塊掉落,露出一張臉。
  平常人都會被嚇得倒退三步,紫原卻喀喳吞掉剩下的美味棒,將包裝垃圾隨手塞進羽絨外套口袋,蹲下來仔細打量──無血色的肌膚,細緻的毛孔,眼角的黑痣,直挺的鼻樑──是張十分好看的臉,用他能想到的詞來說是俊美也不為誇張。
  過了十秒,他決定放下裝滿零食(其中不乏薯片包裝快要被擠出來)的複數購物袋,開始動手刨挖雪堆,即使隔著手套,冬日的低溫依然沁入指尖,紫原停下動作,並且毫不意外地發現一名活生生的成年男性。
  遮住半邊面容的黑髮沾上細雪,嘴唇凍得發白,修長的四肢蜷縮著瑟瑟發抖,讓他看起來像是孱弱的老人。「唔嗯……熊……」

  「熊?」紫原歪歪腦袋,放眼望去是遼闊無邊的白,幾棟住宅芝麻粒似的三三兩兩散落在遠處,這裡大概只有他們兩個人類在,也不見什麼動物的足跡。「這裡有熊嗎?」
  依照紫原往日的作風,必定是對於現下身處的情況感到麻煩,選擇視而不見的,不過他可不想因此變成見死不救的壞人,但是一想到要打電話報警叫救護車就渾身沒勁,感覺事情會變得更加麻煩。男人看起來沒有受傷,紫原拍打幾下他的臉頰確認意識,只見對方嘴裡嘟嘟噥噥幾句就沒聲音了,像是在說英文還是什麼,反正他不太在意也聽不清楚,人還活著就行。


  道路兩旁的杉樹枝頭堆滿積雪,斜斜的陽光穿透樹林,溫暖裸露在外的皮膚,雪靴踩在雪地裡發出細小聲音,留下大步足跡。
  「哈、哈啾!!好冷……」深深吸入清朗的冰冷空氣,紫原打了個大大的噴嚏,無法騰出手來揉,他皺起鼻子,試圖驅趕討厭的癢意。手裡拎的購物袋晃呀晃的,身上掛的人長手長腳也晃呀晃的。
  遠方起伏的群山像被雕刻出稜角的巨大冰塊,一望無際的天空刨製落下的綿密雪花讓山頂染白。要是能在那淋上甜甜的糖漿或是煉乳,拌著杏仁、蜜紅豆、白湯圓和切塊水果一起吃下肚,一定非常美味。才想到這裡,紫原嘴饞得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循著結出薄冰的河水,持續穿過覆蓋無垠大地的白毯,好不容易推開家門,紫原看看牆壁上的時鐘,也該是吃飯的時間了。就算發生天大的事也要先填飽肚子,替不省人事的傢伙脫掉被雪浸溼的毛呢大衣和鞋子,一咕溜把他滾到了客廳的榻榻米上,塞進暖爐桌裡取暖。這大概是他目前所能做最周到的方法。
  進了廚房,卷起衣袖,有節奏地快速均勻攪拌洗米,然後將水倒掉,就這樣重複幾次後放入電鍋按下開關,等待的期間打開瓦斯爐,把一旁泡在薑泥、醬料碗裡的豬肉片倒進鍋裡,拌炒的瞬間香氣四溢,眼看恰到好處便立刻起鍋,紫原用食指和拇指捏住一塊熱騰騰的肉片,津津有味地咬了一口,將唇邊的醬汁舔乾淨後吃掉剩下的幾口。他瞧著盛在盤裡高麗菜絲上的薑汁肉片,忍耐住再吃一塊、吃一塊、一塊的衝動,告訴自己待會享用時會更加美味,接著又簡單做了幾道料理,煮了鍋蘿蔔味噌湯,最後拿出冰箱角落昨天吃剩的醃漬小黃瓜。
  將碗筷和飯菜端到客廳桌上,紫原坐進暖爐桌裡,打開電視,抱起飯鍋鬆動翻拌剛煮好的白飯,在自己的碗裡添了小山丘高的飯,舉起筷子,準備大快朵頤。
  不知是否因為紫原動靜,還是晚餐香氣,或是電視響聲的緣故,一直蜷曲在暖爐桌裡的男人終於從睡眠中甦醒,彈起身體環顧周圍。

  「啊啦啦,你終於醒啦。已經是吃飯時間了呢─」
  瞥了驚疑不定的男人一眼,把飯碗推過去,紫原端起自己的碗行雲流水般夾菜吃飯。米粒入口軟黏適宜,帶有清香甘甜的口感,無論什麼和搭配吃都相當美味。
  「啊……咦?那個、請問……???」男人還一臉目瞪口呆地看著他,不過,在他搞清楚狀況之前,肚子馬上就代替他對眼前碗中晶瑩剔透、粒粒分明的小町米作出回答。令紫原意外的是他居然從醃菜開始吃起,清脆的咀嚼聲音在和室內迴響,充滿食物脹鼓的臉頰上還留有榻榻米紋路印子。
  嗯,吃飯的模樣挺有男子氣概的嘛。
  「……唔嗯!這種搭配簡直就是The Nippon家常料理的perfect體現!太好吃了!這些都是你做的嗎?你真的很厲害呢!」
  「完全不懂你在說什麼……」對男人閃閃發亮的眼睛感到困擾,紫原大致收拾了桌面,倒了兩杯綠茶。「話說你不是本地人吧?怎麼會在這裡啊?」
  「啊、我吃飽了,多謝款待!」男人發出讚嘆般的飽足聲音,接過茶杯:「我的名字是冰室,最近剛搬到市區,今天是想著要到附近轉轉的……請問你是?」
  「這樣啊,我是紫原。」紫原百無聊賴似的一手撐著臉頰,半趴在桌上邊看電視回應。
  「原來是紫原君,真是巧遇呢,以後請多指教。」冰室的情緒依然很高昂,興奮地向他伸出右手。
  「哎-這種需要牽手什麼的禮儀就不用了-」紫原擺擺手,他從以前就對這種社交禮儀很抗拒。
  然而這時的他尚未意會冰室言語中的隱晦意思。直到隔天,站在員工更衣室裡,換上乾淨的廚師服,剛打完歪歪扭扭的領巾時,門砰地打開,同事們簇擁著新人出現,一團和樂地說要來替他介紹新人才終於理解。


  「我從前天開始在這裡上班,能一起工作真是讓人高興呢。」冰室朝他點頭,露出與昨天別無二致的燦爛笑容。

  「……嗯。」好像很棘手啊。

  驚訝於自己竟無法拒絕冰室,紫原只能撇撇嘴,握住那隻再度向他伸出的手。


Tbc.


   
评论(3)
热度(11)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