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鑽石王牌 / 御澤】我的掌心你的心

※就讀不同地區大學的御澤遠距離戀愛中 
 雖然不明顯,但是澤村和克里斯大學投捕設定(謝官方餵梗




  坐在白色的長椅上面對白色的門扉,身後白色的牆壁掛著的電子時鐘以紅色數字在黑色面板上顯示午夜過後的時間。
  白色的空間,白色的人們,一片空白的腦袋,一張蒼白的臉色掛著風乾淚痕,刺激鼻腔的消毒藥水,電子儀器無感情的響聲,白色的運動褲口袋裡傳來震動,放置在膝蓋上緊握泛白的指節鬆開,摸索出源頭。
 



  『喝酒記得適可而止,別醉倒在路邊給人添麻煩了。』


  長時間堆積堵塞的情感無處可去,看著手機裡戀人傳來的訊息瀕臨潰堤,像被關在不斷注水的密閉空間,無論如何揮動四肢都無法逃離,僅能勉強露出鼻子汲取幾立方公分的氧氣。喉嚨深處的肌肉一陣痙攣,就連呼吸都感到痛苦、即將失去意識的同時,有人從外界鑿了一個洞。水位嘩啦啦降下。

  『打來得真快啊,回到家了嗎?』

  「御幸前輩……」
  儘管極力鎮定情緒才開口,語尾卻像聳拉的狗尾巴,帶著病懨怠懶的意味。

  『怎麼了?要我去找你嗎?』

  「咦!」出乎意料的回答使他遲疑不定,運動褲的棉質布料揉捏出幾條凌亂皺摺,「可是很不方便又很遠耶,不、這個……如果是問我行不行當然……但是……」

  『告訴我在哪裡,我想見你。』




  不絕於耳的蟬鳴聲使得午後艷陽高照的酷暑更加悶熱,光是在室外待上五分鐘便足以將整個人烤焦。視野所及之處盡是一片亮晃晃的白光,澤村榮純躲過突如其來的暴雨回到租屋處時,看見淋成落湯雞的戀人正狼狽地站在家門前。

  只那一眼,世界又染上了令他為之振奮的色彩。

  「御幸前輩。」

  「說好要過來找你,你不待在家跑哪去了?」
  御幸撩起凌亂的前髮往後梳攏,大老遠跑來沒能注意隨身物品,沒想到一出車站就下起大雨,附近沒有遮蔽物的他索性加快腳步,仍然落得這個下場。

  「也沒什麼……哇啊!你都濕透了,別靠近!別進來!」澤村轉頭看見身後剛從水裡撈出來的水靈靈的帥哥,反應過來,大驚失色地讓對方在門口等待。「為什麼不撐傘啊,請你先擦乾再進來吧!」

  「這樣哪能擦乾啊,我連內褲都濕了。」
  接過澤村遞來的毛巾,御幸的聲調中有一股慵懶的任性味道。澤村聽完迅速把他手上溼透的毛巾抽走擰乾掛好,嘴裡敷衍著知道了知道了,埋頭翻箱倒櫃,試圖不讓對方發現自己的眼眶裡蓄著水。

  但是御幸怎麼會沒發現呢?

  澤村的房間沒有開燈,很黑,很暗。澤村在一片漆黑之中,臉上帶著黑色的陰影,打開黑色的櫃子,拿出黑色的浴巾。
  他知道澤村那雙眼眸此刻蒙上水膜,不再明亮,他知道澤村那根腰桿此刻頹喪萎靡,不再筆直,而他只是那樣站在原地注視年輕戀人固執逞強的背影。

  「……御幸前輩,以防著涼你要先去洗澡嗎?」
  「好啊。」
  澤村用浴巾捏住御幸的上衣和褲子吸水,拎起他在玄關脫掉鞋襪,又接過背包確認內容物的淋濕程度,當他把濕物整齊排放在客廳地板鋪好的報紙上時,御幸已逕往浴室去了。
  御幸在入口處的更衣動作非常故意,非常緩慢,溼答答的衣服一件件散落在走過的地板,澤村忍不住開口抱怨,卻還是老實跟在後面把衣服一件件拾起放進洗衣籃。

  「對了,一起洗嗎?」
  御幸從浴室探出半個身體,投來七分挑逗三分勾引的眼神詢問。澤村沒有回答,脫掉自己的衣服,和洗衣籃裡的濕衣服一起丟進設定好的洗衣機,紅著耳朵低頭去推他的背:「快點進去啦!」


  陽光從窗戶斜射進入室內,矇矓蒸騰水汽,天花板的吸頂燈光相形暗淡,澤村趴在裝滿熱水的浴缸邊緣,有些發懵,他從來沒有這樣仔細看過御幸洗澡的樣子,即使他們在青道相處的兩年裡曾有十根手指數不盡的共浴機會。修長挺拔的身驅被水溫柔地包裹著,水流順著他寬闊背肌扭動的曲線蜿蜒而下,視線也不禁隨之往下,勁瘦腰肢,流暢脊線,緊實臀部,都不可思議得光亮粼粼,使他羞於直視。
  「你還沒說昨天晚上怎麼了?」在一片水流聲裡,御幸開口。
  「嗯……那個、就是,因為我害得克里斯前輩受傷了。」
  「怎麼一回事?」詢問的口氣既不好奇也不在意,這使澤村忽然想起當年御幸對自己動怒的樣子,餘悸猶存,挺直腰桿,戰戰兢兢地說出昨晚電話裡未言明的話。酒會結束後,大家帶著醉意返家,澤村邊走樓梯邊聊天,一個分神踩空,旁邊的克里斯想拉他也沒站穩,後面幾個人跟著手忙腳亂,一個拉一個最後結果當然是摔得慘不忍睹。
  御幸完全可以想像當時一群人抱成團滾下去的滑稽場面,換做平時他也許會笑出聲來,但方才親眼見到澤村赤裸身體上的幾處小淤青,笑意就全沒了。

  「……這不是你的錯。」
  御幸的回答與克里斯如出一轍:這不是澤村的錯,因為大家都喝了酒,所以回程一不小心在階梯上踩空,才會發生意外。這不是澤村的錯,只是輕微的扭傷,經過短暫的休養依然能投入練習及比賽。
  「……這種說法聽起來反而比責備更加讓人難受呢,果然是我的錯吧。」
  御幸睜開眼睛往旁邊看,水聲停止了,水汽散開了,澤村抱著膝蓋,蹲坐在浴缸裡,頭髮貼在額頭和臉頰,看起來十分乖順。
  澤村鮮少主動對他表露柔軟脆弱的部份,每當這時御幸總是循循善誘,表現出他永遠能夠承接住澤村的一切,包括喜悅、快樂、得意、興奮,還有憤怒、悲傷、恐懼、沮喪,這些澤村都不需要獨自感受。如同朝澤村張開的捕手手套,告訴他:盡情投過來吧,無論是什麼樣的球我都會接住。

  所以笑吧。
  一直,一直笑著吧。
  如果你不在身邊笑著的話,就好像置身稀薄的空氣中,無法呼吸。


  「哈哈,說什麼傻話呢。」御幸訕笑幾聲,板起臉故作正經:「當然是你這個笨蛋的錯啊,和克里斯前輩去喝酒居然沒有善盡後輩的責任,還讓他受傷了。連人家是在客氣體貼你的這點都聽不出來,難怪要被說是笨蛋。」

  「不勞您費心!克里斯前輩早就從回家休息了,我才去探望過他的!而且我已經發誓過再也不在走樓梯的時候聊天了!」
  本來還憂心忡忡的澤村聽到御幸的話,一下子從浴缸裡站起來瞪著他,水珠在御幸眼前飛濺,他看著那些亮晶晶的透明顆粒附在戀人的麥色皮膚上,沿著肌理線條滑落,隨著動作加速往下腹墜去。
  「喂喂……」不要突然站起來啊。

  「哈啊?你說了什麼!……啊、喂!你幹什麼!」
  絲毫沒發覺的澤村依然使勁用那雙貓眼看過來,這對御幸來說無疑是火上澆油,簡直不能忍,於是他決定身體力行向正在玩火的戀人示範什麼叫做趁火打劫。



  偶有水滴落下的聲音迴盪,耳邊是急促的呼吸。
  擠進兩個男人的狹小浴缸不是一處很好的做愛場所,至少應該到臥室裡的那張有澤村味道的單人床上去。
  御幸低下頭,在澤村被他蹂躪得紅腫的嘴唇上舔了舔。兩個人面對面站著,御幸一手架起澤村的一條腿勾住自己,另一手扶著他的腰,更往深處,更加緊密纏在一起,醞釀累積的熱情在連接處輕易點燃,浴缸裡的水隨著兩人一下下的搖晃動作漫出來。
  「……水都只到膝蓋了。」
  離開水面的膝窩皮膚開始有些泛涼,澤村的大腦卻像煮沸似的亂七八糟,背後冰涼的磁磚也被火燙的身體熨得溫熱起來。
  這大概是他們第一次這樣做,御幸隨口應了聲,專注在澤村恍惚的表情,緩慢仔細的確認動作,磨著,推著,撞著,像用文火慢燉甜湯,熬著美味糖漿。敏感點受到的精準刺激讓澤村頭皮發麻,他大口喘氣,抱著御幸厚實的背,忍不住呻吟,這種溫和的酥癢感從內部抓撓著他,唯一站著的那條腿繃緊了發抖。

  「御,御幸……」
  「嗯?我在聽。」御幸側過臉,把澤村的耳朵含在嘴裡舔咬,空出一隻手撫慰他黏滑濕透的下身,才剛洗完澡又出了一身汗,身軀與心靈放縱高漲的情緒和欲望,是那麼的欣喜,那麼的享受,那麼的舒服。澤村頭昏腦脹的,想不起來自己要說什麼,也不知道這種時候該說什麼好,只能在攀升時抱得更用力,只能在高潮中主動去親吻。




  澤村帶著清爽氣息,懷中抱著洗淨烘乾的衣服出來時,立刻聞到室內盈滿讓人垂涎欲滴的濃郁香味,這當然是御幸在小廚房大展身手的成果。「啊,是咖哩!」
  「哈哈哈,鼻子像狗一樣靈。」
  「什麼!?」
  御幸笑著端出剛煮好的豬肉咖哩,澤村便迫不及待地擺好餐具,像隻興奮等待主人餵食的小狗在位置上坐定。
  「像狗一樣沒什麼不好嘛。」
  「你倒是說說哪裡好了!」
  「嗯……鼻子靈又吵鬧。」御幸把碗盛滿白飯後淋上咖哩,遞給澤村。
  「你這傢伙是想吵架嗎?……我要開動了!」澤村剛說完立刻扒了滿嘴飯,邊嚼邊說:「話說御幸前輩學校的集訓是不是也快開始了,今天過來沒關係吧?」
  「當然有關係啊,你以為我像某人有時間沮喪嗎?」
  「吵死了啦!快點回去!」
  看著依然沒變,一被自己逗就會馬上炸毛,氣呼呼的鼓起雙頰的澤村,御幸安下心來。其實早在他決定過來後就給克里斯打了電話連絡,得知事件始末,他也明白意外總是因為一時大意造成的,幸好克里斯是輕微扭傷,其他人包括澤村掛彩也只是小傷,對於日後訓練和比賽幾乎沒有影響。

  只是他在來的路上他仍然掛心於澤村。比起任何人,都還要直面現實的堅強,但是實際上卻沒辦法那麼順利。會認真替他人考慮,會反省自身行為,既勇敢又努力,單純又天真,再也沒有比他更加棘手有趣的人了。
  御幸從來沒有這樣敏銳,或者說他為了澤村變得敏銳,他處處留意澤村的舉動,眼神,笑容而作出各種反應,他比任何人都還注意澤村,他也知道澤村愛逞強,他也就這個地方有自信。

  「沒問題。」
  「什麼?你要回去了嗎?」
  「我是說你一定沒問題的,克里斯前輩也說過他休養後就能回來了吧。」
  「原來是這個啊,師傅都那樣說了當然沒問題啊!」雖然嘴上那麼說,一想到御幸真要回去了澤村還是有些寂寞。

  盡管如此,當御幸留下「多謝你的款待」這般別有意義的道別後,摸摸他的頭,轉身回家。目送他離開的澤村內心充實飽滿,從戀人口中說出來的那句「沒問題」,無論多少次,都能讓他重新邁出步伐。因為他知道,在極度沮喪陷入低谷時,永遠有一個人能夠使你心情轉好,他會為你的喜怒哀樂牽動,推進你去跨越的障礙,支持你去達成想做的目標。




End.


   
评论
热度(50)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