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鑽石王牌 / 御澤】去死吧,混帳四眼!

※職棒御澤秘密交往中,兩個人分屬不同隊伍。
  與前篇設定略有相關,沒看過也沒關係。

 
  
   「澤村,我有話想說。」 
    
  
   牆上掛鐘指針行走的滴答聲間隔彷彿被無限拉長,兩股頻率不完全同調的呼吸,餐桌上碗筷不時碰撞的清脆響聲停了下來,只有鍋裡餘下三分滿的味增湯安靜地冒著熱氣。 
  
  
   該來的總是會來,儘管澤村本人並不是那麼想親耳從戀人口中聽到那件事。他沒有回應,狼吞虎嚥幾口吃掉碗裡剩下的飯菜,只想快點離開餐桌。而對面那人繼續朝他露出帶點落寞又像是捉弄的微笑,澤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該去醫院徹底檢查腦袋是否有毛病,儘管御幸一也外表看起來是個帥哥,但其實是個相當自我中心、性格差勁的人,明明都已經這麼清楚了,為什麼還要愛他呢?  
    
   「澤村,關於上禮拜的那個報導……」 
   沒有給澤村太多的思考時間,御幸接下來便直接切入重點。心中有什麼喀噔一沉,被重量往下拖拉沉入深海中似難以呼吸的郁悶感襲來,無論如何掙扎都難以揮開束縛的手腳,果然是那件事嗎?澤村不想聽,但是,他有一種莫名預感,如果不在此時此刻此地聽完御幸所說的話,將來後悔的一定是自己。 
   御幸將報導放在餐桌上攤開,幾乎要成為頭條的大版面,顯眼的彩色墨水印著斗大的聳動標題和畫質模糊的偷拍照片。御幸大聲地朗讀出來: 
  
  
   『戀情曝光!天才補手御幸一也和新生代偶像疑似過夜約會?!  
   上禮拜某天夜裡十點半之後,御幸一也與這位新生代偶像同時出現在一家便利商店,兩人狀似親密,一起結帳。一位目擊者聲稱:「當時他只有戴眼鏡,所以我一下就認出是御幸一也了,他也不在意周圍人的視線,和那個偶像開心地交談。」 
   據悉,御幸一也讓女方在店外等著,一個人繼續在店裡購物,還疑似走到了放置保險套的貨架前。幾分鐘後,御幸一也拿著兩人份的消夜走出來,然後帶著女方回家留宿。』 
  
  
  
  
   「……夠了。」 
  
  
   「澤村……?」 
  
  
  
  
   「去死吧,混帳四眼!」澤村猛然拍桌站起,御幸連想提醒他把飯細嚼慢嚥下去再說話都來不及,就被他含混不清地吼著,噴了一臉飯粒。味增湯的蒸騰水氣和飯粒讓御幸的眼鏡蒙上一層霧,讓他看不清楚戀人此刻的表情,他默默脫下眼鏡,抽取面紙拭淨戴回。 
  
  
  
  
   「我好不容易才忘記上禮拜的事,你現在居然有臉提起那天的事!」 
  
  
  
  
  
  
  
  
  
  
   「你知道隔天訓練時害我腰沒辦法好好使力投球!被監督罵慘了嗎!!!還被其他前輩們輪番取笑,說什麼要節制嗚嗚嗚嗚嗚嗚──!!!」 
  
  
   澤村一如往昔激動得揪住御幸領子搖晃,彷彿不這麼做便無法徹底消氣,後者則是任由戀人如何的對他發脾氣,也面不改色:「哈、哈、哈,這是什麼話,說想見我的不就是你麼。」 
  
   「我只是說臨時能夠休息,哪有說想見你了啊!」 
   「這樣啊,難得空閒下來不想見我嗎?」 
   「啊,這個、不是這樣……但也不是那個意思!」 
   澤村被御幸反問的啞口無言,自從他進入球團,正式升上一軍後,他的名字現在隊裡幾乎總是出現在先發投手輪值表,經常擔任球季開幕戰先發,也常被安排在季後賽的關鍵比賽中先發,甚至有些時候會在只有三天休息時間之下出賽。 
   儘管這是身為投手的能力得到認同的證明,御幸卻對相處時間因此減少而感到不滿,能見面的消息突如其來得等同於天外飛來的驚喜,明明平日裡對女性總是不假辭色、毫無破綻的,那晚御幸卻心情好得連警覺性都降低了,以致於他結束集訓匆匆去見澤村時,順路到便利商店買消夜和保險套時順手幫忙操作多功能影印機,儘管連衣角也沒給根本不認識的什麼新生代偶像碰到,還是讓嗅覺靈敏的機會主義者捕風捉影、大肆報導了一番。 
    
   「我說啊--這些媒體看圖說故事的功力完全沒有進步啊,不管哪篇報導都差不多不是嗎?」 
   「你不要跟我說這些……」澤村背過身去,覺得自己眉毛皺得頭好疼。 
   記者擅自亂捏花邊的事之前也發生過,澤村印象尤其深刻的是御幸同樣絲毫不避諱地將那次的報導當作飯後讀物唸給他聽,一邊唾棄記者的文筆,一邊嘲諷不實內容的可信度,御幸後援會的女性粉絲更是義憤填膺,紛紛向報導不實的媒體抗議為他打抱不平。 
  
   澤村無視御幸走到客廳打開電視想轉移注意力,不料螢幕出現的體育頻道正播送的賽後訪談又把他拉回方才的話題中。 
   『──御幸選手知道最近的報導嗎?』 
   『啊啊,以前也有過類似的事件吧。』螢幕上的御幸雖然搔著後腦一臉無奈哈哈笑著,卻用十分認真的眼神,對遞過來有些距離的麥克風和收音器說道:『真傷腦筋,監督和前輩們知道後,都要我沒事不要吃兩人份的消夜,好好控管飲食呢。』 
   『哈哈哈,原來如此。那麼可以提一個女性球迷們都很關心的問題嗎?御幸選手喜歡什麼樣的類型呢?』 
   御幸不加思索,立刻吐出一個名字:『澤村榮純。』 
   『啊,是澤村選手啊!這麼說來,御幸選手和澤村選手在高中時期曾經是投捕搭檔吧?這樣稱讚現在的對手,你們的投手不會生氣嗎?』 
   『沒錯,他是個非常有趣的傢伙。』御幸勾起嘴角伸手握住麥克風,顯得興味盎然,『不會啊,前輩們的度量都很大,經過之前的比賽每個都嚷著讓我把澤村的弱點告訴他們……』 
  
  
   「……有趣是什麼意思嘛,而且還擅自透露我的情報。」 
   記者們的訪問圍繞著比賽繼續進行,對於八卦的提問彷彿只是一道調劑氣氛的佐料,澤村死死瞪著電視螢幕裡的御幸,想起以前在青道時老是被他耍的團團轉,不滿的嘟囊著。本尊來到澤村身後,將他圈進懷抱裡,後者掙扎了幾下沒能掙脫,最後還是放棄,乖乖任由他抱著。「幹嘛?吃醋了?」 
   「才沒有吃醋呢!」澤村雙手搭上圍繞著自己的臂膀反駁道:「……你受歡迎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我是怎樣都沒無所謂啦,但是因此讓你吃醋我會很高興。」 
   「少囉唆,不要老是開玩笑蒙混過去,好好對球迷解釋清楚啦!」 
   「打棒球和那沒有關係吧,再說我沒有開玩笑,也不介意別人怎麼看我。」 
   「這是什麼話,我當然知道報導不是事實,但是這樣多少會影響到御幸的風評吧!」 
  
   收緊了緊手臂,將額頭抵在柔軟的肩窩,御幸想將比起在意流言蜚語,更重視他的可愛戀人揉進胸口般加重力道。因為想太多反而說不出口的話有很多,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的話更多,他總是藉著無形的事物逃避,不能坦率的承認束手無策的時候,然而澤村卻立刻表現出明確的答案。御幸也曾希望成為想像中的那個自己,但在澤村面前展現出來卻又是另一個人,這可能也是因為澤村的緣故吧。 
   「對不起。」 
   御幸嘴唇擦過澤村的耳廓,吐息抓撓著他的耳膜,熱熱癢癢的。澤村沒有回答,御幸又繼續說:「我保證這種事不會有下次了。」 
   「……嗯。」感受著後背緊貼傳來的埋藏鼓動,澤村閉起雙眼,他想要盡力去溫柔的撫平慰它,平息它那隱約不安的顫動。偶爾不經意的互相傷害,對於彼此的不成熟產生了倦怠,可是,每當感受到甜蜜的體溫的時候,溫柔就會佔據心底,因為這樣的難解的苦悶,絕對不只有他會感覺到。 
  
  
  
  
   「不過澤村也有錯,誰教你表現出那麼享受的樣子。」 
  
  
   「原來是在為這件事道歉嗎?!」澤村一下子跳出御幸的懷抱,轉身指著他的鼻子大聲怒道:「你這傢伙根本沒有在反省嘛!」 
  
   「不如說你一直都很享受,每次都要克制的我也很辛苦啊。」 
  
   「夠了,給我閉嘴!你還是去死吧!!」 
  
  
End. 

   
评论(2)
热度(82)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