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西喬西】Goodnight, goodnight. It's not over tonight.

※看起來是大學生打工仔喬瑟夫和義式餐館美男大主廚的西撒醬!
 對屠格涅夫《愛之路》中文章的句式模仿練習。





  「你怎麼會在這裡?」

  西撒從打烊餐廳裡走出來時吐了口白煙,拉高毛呢排釦外套的領子。他一眼就瞧見一個男孩雙頰泛紅且激動,帶著愉快的惶惑坐在護欄上盯著他。是的,男孩。該這麼稱呼他嗎?即使彎身坐在街道旁,195公分高的體型在人群中也相當顯眼,一個給點甜頭馬上就得寸進尺、得意忘形,有雙小狗般的晶亮眼神的男孩。

  月亮被雲朵簇擁高高掛起,冷風意圖使人可憐這個等待中的男孩。西撒彷彿看見他放課後的打工結束,滿心期待坐在義式餐館透明櫥窗前的護欄,空氣中散發西芹和帕馬森起司的香味,窗內的半開放式廚房中,金髮廚師用一隻手的空閒抹掉額頭細汗,勤快而專注地烹調餐點。 
  冬季落日餘輝總是消失得比朝露還快,夜如藍絲絨綴上星星,男孩定神凝思的眼,蘊含著如何的真摯和澎湃;他那半闔欲語的嘴唇是如何的不羈與天真;他那色澤飽滿的棕黑翹髮是如何的柔軟,如何令人愛不釋手。這個比自己小兩歲的大男孩所散發出的鮮活生命力──在西撒看來猶如甫成熟的紅色果實,是那麼芬芳、那麼迷人,而西撒的心跳又是那麼快! 
 
  「來向你說聲晚安!」 
 
  喬瑟夫想發揮平時的油嘴滑舌,今晚同他的出現一樣令人意外的低溫卻只讓他打顫著說出問候。 
 
  「晚安,」西撒塗了蜂蜜的嘴巴勾起笑容,蝴蝶在如盛開玫瑰的眼上輕扇翅膀,月光在他高挺的鼻樑畫上遮影。想像一個金髮碧眸的義大利男人,親切地為你拍去降落在衣物的細雪,將圍巾環繞到畏寒的脖子打上蝴蝶結,然後這樣對你說:「我親愛的小狗,你餓了嗎?」 
 
  「……真久啊,難道不是西撒說會在這時間下班的嗎?」 
  這種帶著成年的從容及由衷發出的明朗話語,恐怕無人能夠免疫吧?喬瑟夫別過脹紅的臉,隔著手套觸摸後頸誇張的大蝴蝶結嘟噥道,金髮男人彷彿不知道自己的俊俏外貌有多可惡的吸人眼球,還不依不饒對他及其他行人撒開攻勢。 
 
  西撒彎身趨近他,喬瑟夫脫韁的眼瞳有欲望在燃燒,毫不掩飾而直接,幾乎讓他以為自己也燃燒起來了。西撒感覺到喬瑟夫對他的影響正隨著時間堆疊產生改變,他想起喬瑟夫就好像冬日裡想起太陽,烈陽下想起樹蔭一樣,每當想起便禁不住抿唇一笑。 
 
 
  然後,再然後,喬瑟夫肚子餓的響聲中止對話,這時西撒才想起應該說的一句情意簡明的話: 
 
   
  「你過來家裡吃我做的飯吧。」 
 
 
 
 
End

   
评论
热度(5)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