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
  1. plurk
  2. weibo
  3. 私信
  4. 归档
  5. RSS

*職業英雄轟出交往中

 轟焦凍生日快樂!!!!((大遲到的生賀






  「綠谷。」
  綠谷出久緊閉雙眼躺在雙人床上,鬈曲的瀏海因額頭泛著薄汗黏貼皮膚,戀人貼著耳朵輕聲呼喚。
  「我想看你的臉。」
  「……不行,太害羞了。」綠谷難為情的翻過身體,用手背遮住彤紅的圓潤雙頰。
  「為什麼?」
  「不行啊……轟君。」
  「別擔心,只有我才能看見你現在的模樣。」
  戀人的耳語彷彿薰風,撫摸過乾燥泛涼的肌膚,激起身體深處一陣陣甜美的漣漪,酥麻的快感餘波蕩漾,令他久久不能自已。






 

  英雄焦凍打開更衣室的門,邁著沾滿白雪泥濘的腳步走到自己的置物櫃前。
  無意間看向掛在櫃門內側的鏡子,見到自己狼狽的模樣,不禁想像戀人見到現在自己的可愛反應,微微勾起嘴角。
  他換下潮濕的戰鬥服,整理行李完畢後開啟了關閉兩天一夜的手機電源,猝不及防被接連不斷的提示音嚇得差點以為手裡拿的是爆裂物。

  怎麼回事?難道是在他不知道的時候發生了什麼緊急事件?

  轟緊張的點開最前面的幾個訊息,在看到內容都是一些充滿喜樂的祝福後,楞了三十秒,才想起原來今天是他的生日。

  他從幾天前開始來到東北地區進行英雄事務所聯合舉辦的研修,為了專注於訓練之中,他在訓練時一般都將手機關機收在更衣室的置物櫃中。
  親友的祝賀固然讓他會心一笑,但當他看見排在今天最底的訊息、第一通的未接來電通知,腦海中立刻浮現出──臨走前總是笑顏如煦,帶給他溫暖幸福的戀人臉上一閃而逝的悵然若失表情。

  啊啊,原來是這樣啊。

  轟抱著頭在原地蹲了下來,懊悔自己的粗心與失職。

  本該留下來,那些本來應該有的時光,卻被他錯過了。
  兩人交往後迎來的第一個生日,他全然未覺的主動申報參加事務所的研休活動,而綠谷竟然也什麼都沒有表示,仍然如常用微笑替他送行。

  他清楚記得,時序正式入冬後,綠谷平日圓潤雙頰開始不時閃現暗自雀躍的緋紅。現在想起來,也許綠谷早就悄悄準備給自己慶生。

  很多事物錯過就不再擁有,假如明天世界末日,他就能夠抓緊僅存的時間嗎?

  「焦凍?」
  現實的提醒,將他從悔恨過往中抽離。

  轟焦凍甩甩頭,起身振作精神,對一臉莫名其妙的事務所前輩開口:「前輩,我有點事情想拜託你。」




  同一天的午後,綠谷坐在市中心的公園長椅上,隔著手中的雜誌,聚精會神地確認來往行人的神情。
  『注意,目標出現。』
  『……收到。』
  耳麥傳來沙沙作響的通訊聲,今天綠谷所在的事務所與警方合作,打算一舉擒獲綁架勒索集團。前輩們已經循著線索找到人質被拘禁的場所,現在他的工作是確保前來公開場合交易的人質家人安全無虞,以及逮捕交易的車手。

  『目標進入包圍網。』
  『收到,目標進入可視範圍。』

  即使轟不在身邊,綠谷也依然埋首在事務所與救助現場的日常生活。

  『倒數開始,五、四……』

  正是因為綠谷和轟不只是一般人,他們同時也是英雄人偶與英雄焦凍。
  所以綠谷才更無法在轟進行英雄研修的時候,陷入無法為戀人慶生的沮喪,因此懈怠英雄的職責。

  『三、二、一!行動!』

  在人質家屬與車手進行接觸的前一刻,綠谷收到了前輩成功營救人質的消息。他迅速撤下偽裝,如計畫好的,以閃電之勢順利的完成任務。
 
 
  
  結束冗長的善後工作及文書報告後,已經過了晚餐時間。
  綠谷卻絲毫不覺得飢餓,他一回到家,立刻將自己拋進放滿熱水的浴缸裡。接二連三的任務令他感到疲憊,尤其當他正為自己的退縮感到沮喪。
  看著被熱氣的氤氳的霧白空間,綠谷想起轟對他說要去參加事務所研修的那天,光是看到轟君一如往常的模樣,就能肯定他一定是忘記自己的生日了。
  「怎麼辦……本來想給他打電話的,沒想到完全忘記他這兩天要做雪山救難訓練得進山裡紮營的,只好改成發訊息……」
  經過悉心包裝的小禮物盒還躺在他的書桌抽屜裡,綠谷嘆了一口氣,從逐漸冷卻的熱水中站起。

  踏出浴室時,他還沒來得及收拾自己,就聽見手機鈴聲響徹室內。
  他匆匆忙忙,一路挾帶水氣回到房,見到手機螢幕顯示來電的同時,還來不及思考該說些什麼,手就搶先一步按下通話鍵。
  『綠谷,是我。』
  「啊……嗯,轟君。」
  『對不起。』
  「咦、欸?突然間這怎麼了!」綠谷被轟一開口就是道歉給驚得手足無措。

  轟望著窗外的鉛灰夜色,許久沒有聽見的聲音進在耳邊,想念起沒有碰觸到的香暖體溫,他按捺著胸口搔癢如麻的焦躁:「綠谷,我好想念你的體溫。」

  轟的話讓綠谷隨之倒下,天空也為之傾塌。
  綠谷獨自躺在沾滿兩人味道的床上,心臟怦怦跳動。
  
  『我好想碰觸你。』
  
  糟糕。

  綠谷非常慶幸轟這時不在他的身邊,因為他居然有反應了。


  「呃,嗯……」

  有一段時間不曾紓解慾望,加之聽見久違的聲音讓綠谷在恍惚之間,順從渴望的本能,將手探到下身。
  他怎麼會做出這種事,就算欲求不滿,也不能聽著轟的聲音自己做啊,這樣多失禮呀!

  『怎麼了?』電話彼端的聲音低低的,染上一絲調侃的笑意:『你也是嗎?』
  「……唔、我……嗯……」
  『吶,綠谷。』
  「嗯?」
  『出久。』
  「是……?」
  『現在我滿腦子都是你的模樣,我想現在就見到你。』
  「咦?現在嗎?」
  『嗯。』
  綠谷幾乎融化的腦袋頓時清醒了幾分,轟的意思難道是要開視訊電話?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做不到!」
  『你想到什麼了?』轟的語尾帶上了往上翹的弧度,他說:『你回到家了嗎?晚飯吃了?』

  怎麼說呢,綠谷突然回想起非常羞恥的記憶。
  因為轟現在的聲音和當時一樣,潮濕溫暖的言語沿著綠谷敏感的耳廓緩緩而下,非常的情色。

  『只要閉上眼睛,就可以回想起你高潮的樣子。』
  綠谷用空閒的另一隻手摀住臉,小聲地做出破碎抵抗:「不要這樣……這樣、這樣實在是太讓人害羞了」
  隨之出在綠谷腦中,是被無限放大細節,放慢時間的,兩人最後一次交纏的片段──轟那纖長有力的手指在綠谷的身體上起舞,輕易挑起他的喘息。

  『我好想你。』
  「……我也是。」
  『我想看你的臉。』
  綠谷趴在床上,憋了足足一分鐘,最後把手從褲子裡拿出來舉白旗投降:「真拿你沒辦法,不能太久喔。」
  『啊,不要拿那麼近。』轟輕輕地笑了:『我想就仔細看看你。』
  「什麼啊,轟君應該也要開那邊的畫面對吧。」
  『說的也是。』

  綠谷聽到轟這麼說的同時,聽見身後房門打開的聲音。
  


  『「這樣你應該就能看見我了吧?」』
  

  錯愕、羞恥、驚訝、氣憤、喜悅,綠谷在看與聽清楚的同時有很多情緒一湧而上,拍打他那經歷疲倦與慾情,還未恢復應有的轉速的腦袋,以致於他只能結結巴巴的開口,甚至忘了先掛掉電話。

  「轟、轟君?你、你你你你怎麼在這裡?!」

  轟的眼睛裡泛著水氣,唇線勾勒出好看的弧度,綠谷看見戀人的眸中有他。
  「我想聽見你親口對我的祝福,所以提前回來了。」

  綠谷看了一眼手機螢幕上的時間:23:42,他急急忙忙從床上爬起走到書桌去拿他那即將過期的生日禮物。

  「轟君,生日快樂!啊啊還有歡迎回來!」

  城市的燈光睡去了,轟離開了狂風呼嘯的雪地,跌跌撞撞將自己與從戰鬥的煙硝中回歸的綠谷包裹在溫暖的被單中。

  「謝謝你,綠谷。我回來了。」




  轟所嚮往的不是高處、旅途的終點不是遠方。

  他不要那些與生俱來天賦祝福,只要一個能夠傾訴依賴的他,一個讓他思念、引領他回家的人。

  他願意為此付出,無論多少代價。


End.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