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我的英雄學院 / 勝出+轟出】今朝又風起

*之前突發無料的二稿

 大概是我的功夫學院AU,諸多bug,大家看看別太認真





  三更無月的暗夜,隨著電光一掣,霹靂一聲,大雨傾盆驟下。

  狹窄巷弄中,泥坑濺起的水花接連被人衝破,為首的少年一面確認身旁同伴的傷勢,不時轉頭確認身後的追兵,在雨中奔跑。

  後方人多勢眾,他情急之下撞翻了收拾在一邊的攤子,製造出一些路障,讓同伴踩著自己的手心順勢一抬到了房頂,接著自己飛身躍上,兩人踏著不揭翻屋瓦的輕巧快速步履,迅速移動。

  待聽不見後方陣陣騷動,他們一前一後縱身翻下,這是個死胡同,胡同的盡頭遠遠站著一個背著手的人。

  兩人雙雙定了定腳步,只見那人慢慢轉過身來,一雙顏色各異的眼眸,螢火似的在黑暗中熠熠生輝:「來得晚了,幸好你們會來這裡。」

  話音剛落,三人立刻被圍了起來,只好背對背,面向層層敵人。

  被攙扶的少年瀏海被雨水打濕黏在了鏡片上,雙腿因傷勢幾乎抖得站不住,他用餘光瞄了身旁,忍不住開口用嘶啞的聲音問:「……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當然是來救你的,」綠髮少年聚精會神盯著敵人答道,沒想到他心中預感成真,「你還能動嗎?」

  「勉強還行。」

  「小心後面!」渾身濕透的衣裳,隨著蒼勁有力俐落出掌的和踢腿挾帶風聲,甩出顆顆水珠,擊飛撞倒率先上前進攻的人,打出突破口。

  他們一邊閃避還擊一面離開胡同,剛踏回寬闊街上,敵人迫不及待地亮出武器,金屬撞擊和破壞的聲音被雨夜蓋過。

  剛開始摸不准對方底細,幾個少年並未亮出絕招,因此雙方不分上下,時間一久了便顯出高低。他眼見敵人逐漸受懾於己方,立刻將負傷同伴的手繞過自己脖子扣緊了攙扶他,看準時機,一腳往對方腹部而去,連帶踹倒三四人,卻沒注意到隨之到來的凌厲劍尖。

  緊急關頭,殿後的那個異瞳少年,借力使力將它撥開,以秋風掃落葉,快刀斬亂麻之勢,直搶到對方領頭之前,穩狠準地切斷了追擊的心思。三人頭也不回,在雨中狂奔而去。





  這時代的各門各派武館傳授各種功夫,教授武功的菁英武師更是群星璀璨,個個都是威震南北的高手。尤其是當今眾人公認的第一高手,歐魯麥特過去拜入的雄英武館,聲勢更是如日中天,幾乎每天都有人要求觀摩或拜師。


  昨天晚上的消息,已經在市井間傳開,雄英武館今天的早晨自然十分凝重。

  「根津館長已經宣布過不准任意私下進行打鬥,讓我知道有誰給我惹亂子,別怪我翻臉。」

  負責帶練的相澤背著手,不同於平日裡的無精打采,目光冷冷掃視底下低頭的弟子,隨後停頓在一顆綠毛茸茸的腦袋上。

  「綠谷留著,其他人下去自主練。」

  「相澤老師……」

  眼見同窗紛紛離去,只留下他一人在原處,綠谷的握拳作揖的掌心,不禁微微發出汗。

  「今天飯田請病假,怎麼你的手也傷了?」相澤先打量了綠谷一圈,這小子近日來是鍛鍊的幾乎走火入魔,肌肉筋骨也越發結實了。

  「這、這是昨晚上在工作時不小心弄的。」綠谷連忙低頭解釋,不敢直視。

  「嗯……」相澤沉吟了幾秒。

  綠谷出久這一個人的身上有兩種特質,崇拜者的信仰、武術癡的執著。

  公諸於世、眾人皆知的歐魯麥特,是不收徒,不授藝的頂尖高手。然而在一年前一次事件中,綠谷出久意外成為他唯一的傳人。在歐魯麥特的指導下,他瞭解必須付出比平常更幾倍的努力,取得更好的成果,因此對於武術修練和公平正義的執著到了常人不能理解的境界。

  相澤寧願選擇相信,綠谷的純真善良,不會帶給他麻煩。只道:「什麼事能做什麼不能你知道,覺得不對要懂得應變。」

  「是。」


  談話結束後,相澤因為還有事要處理,讓綠谷先行練習,門外原本專注於訓練的人,看到他垂頭喪氣地出來,紛紛聚了過去。

  「小久君,你還好吧?」

  同輩弟子之中,就屬飯田與麗日的關係和他最為交好,如今飯田負傷休養,麗日見他出來了,自然第一個急急湊上前去關心。

  「沒事,老師只是關心我的手傷。」

  「呼,太好了-」麗日撫著胸口吐出長長一口氣,「我還以為曝露了呢。」

  「我想老師應該是發現了……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

  「那麼危險的事情還是別繼續下去吧,雖然這次正如小綠谷所言,沒被相澤老師戳破,但下次要是真的被敵人逮到了可沒那麼簡單解決的。」旁邊的蛙吹用食指抵著下巴,滿臉擔憂。

  「嗯,」綠谷垂下眼眸,看著腳上布鞋磨損的邊緣。「但是,說實話,我還是無法對那些人坐視不管。」

  沒錯,習武之人,要將爭鬥心放下,是非榮辱放下。

  止戈為武才是習武的精隨,真正的「武」不應只是暴力與流血,而是要止息干戈,為社會帶來和平。

  「吶,綠谷。」尾白出聲打斷了他的思緒,「我聽了不少消息,昨晚果然和那個聚集了不良分子的集團有關係對吧?」

  「放心吧綠谷,我們也對這件事很在意,若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事情盡管說。」常闇倒是顯得很鎮定。

  「大家……謝謝。啊、我也會把你們的心意也轉告飯田同學的。」綠谷露出笑顏,又是擺手又是鞠躬地向眾人表達謝意。



  當天的晨練結束後,綠谷來到平日當小夥計的聚英樓後門,他沒有敲門,順牆翻入,進到堂中,這裡共三層,一二層是茶樓,只供飲茶和點心吃,三層是酒樓。

  大堂人聲鼎沸,綠谷立刻被吩咐到了一樓靠窗位置送點心,那裡有幾個人剛剛落座。綠谷認出那是城中最為放蕩不羈的小少年一黨人,那領頭的爆豪勝己──就住在他家對門,小時候和附近的孩子們嬉戲時,綠谷曾經無數次被他捉弄。爆豪勝己是天生的好料子,爆豪家人本來為了讓他修身養性、強身健體送他去給附近護院武師當徒弟。沒想到才一年便技驚四座,首次參加擂台賽時更勢如破竹,聲名大噪。

  近來更是有機會便參加擂台賽和別家武者較量,來檢視自己的功力,狂放自負的性格,使他成為不少人的眼中釘。 

  

  綠谷努力將自己的存在感減到最低,不敢抬頭去瞧名義上青梅竹馬的臉,安靜地埋頭倒茶擺點心,動作間聽見爆豪不知向誰說了那麼一句話。

  「……現在那些比賽的已經沒意思了。」

  「那你的意思是要踢館?」原本正看向窗外行人的瀨呂回過頭來。

  上鳴正嗑瓜子嗑得起勁,一聽難得皺起眉頭:「你說真的假的?據說至今也沒人能真的打過幾家。」

  「你若是打了,被你踢的武館不會容你。」切島勸道。「話說你不也挺景仰歐魯麥特,不如就和綠谷一樣,拜入雄英武館?」

  此話一出,爆豪立刻瞪了過來,綠谷慌慌忙忙打算趕緊退開,不料上鳴拉住他,眼睛迸發著光芒,帶著夢幻的微笑:「哎,這主意提得好。綠谷,聽說那有不少可愛的女孩子是真的嗎?」

  「哈?你們這些傢伙就算進去了也不會比老子厲害!」

  他們話說得自得其樂,綠谷在一邊卻聽得心驚膽戰,他們要進武館不是他說了算,只能暗自祈求到時武館內部一年一度的賽程中千萬不要和爆豪對上了,否則依他現在的修為,必然沒有多大的勝算。


  這時一批茶客從樓梯下去,其中有人認出爆豪,過來搭話:「聽說你又贏了哪個武館的高徒?」

  像這些話,爆豪是從來也不搭理的。他習武比武,是要比任何人都早一步到達武學巔峰,勝過歐魯麥特的,因此他從來不在意名聲,也不屑於成為閑人談資。

  眼見爆豪倍感厭惡的別過臉,那人吃鱉還不肯罷休,繼續說:「我看那些學藝不精的都不敢與你比了,你還能找誰跟你打?」話音方落,赤瞳冷冷一睨,他便雙腿軟軟地跪了下去。

  「不堪一擊。」

  見那人被同伴連滾帶爬曳走,爆豪嗤笑一聲,回頭一口喝乾了茶。忽覺後頸驟涼,背部肌肉瞬間收緊──這是遭遇勁敵的直覺。

  他放下茶杯,緩緩起身往樓上看。


  二樓單間的特等席上,一襲玄墨綢衣,看就是卓而不群的武家少爺,身邊的一位身材玲瓏的旗袍美人,俊男美女組合相當吸人眼球。

  男的看見綠谷,微微向他點了頭打招呼。這時女的注意到爆豪的視線,發話道:「轟君,你看的那個是爆豪吧?」

  「八百萬,你有什麼想法?」

  「別的沒有,你注意昨晚的傷就是了。」

  「我知道了。」

  轟焦凍的父親轟炎司常出入各地為客商當鏢師,不只武藝驚人,甚至娶了武學高人之女,習得密不外傳的套路和功法後自創招式,在道兒上有名有勢。

  他幼時筋骨未長開,父親就為了使他擔起轟家聲譽,嚴格訓練他習武。轟焦凍在母親的疼愛中,也有過如一個普通孩子般的幸福:他曾與兄姊在滿花的庭院玩耍、他曾跑去雄英武館偷看崇拜的歐魯麥特,然而最後母親於長期的壓力下精神潰堤,在他的左面部留下了無法治癒的傷痕,也留下了殘缺不全的童年,因此父親的處心佈局和對母親的利用意圖,在倔強的他心中顯得格外卑鄙。

  幾年後,有一武師到當地切磋武藝,轟家的哥哥先與對方動手,一小時後敗下陣來,接著年幼的轟焦凍出手,幾招之內克制勁敵,令眾人驚訝不已。



  「你怎麼了?」看到爆豪突然發難離座,切島按住他。

  爆豪甩開他的手,逕往樓上走去。


  「想打架了。」



  轟和八百萬就在座位上喝茶,而爆豪氣勢洶洶推開單間的門,堂而皇之進來,也沒什麼反應。

  爆豪逕直走到轟面前,不疾不徐掃視了他全身,見到他放在桌上的手,掌心厚實、指節繭黃,那是長年打沙袋、木樁鍛鍊的成果。

  「喂,陰陽臉,站起來。」

  八百萬本來還想說些什麼,轟捏捏她的肩膀安撫,站了起來。

  「爆豪,你找我什麼事?」

  「看你在這裡挺閒的,要不就和我比試比試。」爆豪笑了一聲,躍躍欲試。

  「……好,我似乎也沒有理由拒絕你。」


  兩人互看一眼,轟先試手出招,沒真正用上速度和力量,爆豪側頭一躲,登時不客氣起來,擒住轟的手腕一拉,想制敵機先,未料轟將另一手置其掌底向上推擠脫開。

  「哼,我看過你和其他人動手。」拉開距離後,爆豪折了折手指,態勢凌厲。「你的套路技法固然好,倘若沒有好功力,遇到強勁對手那些所謂精妙招數通通是狗屁,還有可能被人所制。」

  轟一臉無趣:「是麼。」

  這次換爆豪出手,轟穩穩一記回掌把他從二樓欄桿打下,本來看熱鬧的人都以為他摔壞了,未料煙塵散去,爆豪勝己就立在堂中,毫髮無傷,雙目猩紅,挑釁的朝樓上勾勾手指。

  轟抱拳作禮:「請指教了。」一躍而下。

  

  兩人同是小有名氣的高手,拳腳互博,過招之間見招拆招,眾人看得痛快,紛紛吆喝鼓掌叫好。

  這時一對小姐弟從門口嬉鬧而來,眼中只有手裡的玩具,而這處正比拚得如火如荼,所有人的視線也都集中在轟與爆豪身上,待有人發現之時,已來不及阻止。

  「小心!」

  這時綠谷大喊一聲,扔下手中的端盤,飛身撲了過去。


  霎時一陣混亂,驚叫碰撞聲此起彼落。

  待騷動平息,定神一看,綠谷已然擠入了轟和爆豪的拳腳間,懷中正納著兩團小小的身子,就這麼硬生生阻下了兩人的攻勢。



  「廢久!」


  「綠谷。」


  練功是日積月累、循序漸進的,綠谷的性格和一般逞兇鬥狠、爭強好勝的武人不同,練了多年並未覺得自己有多厲害,竟然也十分驚喜自己的功力不知不覺進步許多。而他的行動相當出奇不意,速度快又爆發力強,轟和爆豪都沒有想到這場比試會有不速之客,驚訝之餘才發現小姐弟的存在。

  轟率先收手退開,讓孩子有離開的空間。爆豪在綠谷起身時猝不及防一下反捉他的手臂,二下順著他的腰際擰轉而上到背後,最後用身體重量壓制。

  「嗚、啊……!」綠谷猝不及防,一下半跪倒在地,轟想上前阻止,卻訝異於爆豪眼中焚燒的怒火,停下了腳步。

  「爆豪,你幹什麼?」

  「剛才還想說你是顆盡責的路邊石子,現在居然敢上來擋老子出手!」

  「小勝,抱歉。」儘管手臂關節生疼,綠谷回望爆豪的眼中有著不能退讓的堅定光芒,就是這股光芒,令爆豪覺得刺眼。「我沒有要打擾你們的意思,是為了要救他們才……」

  「閉嘴!你當我瞎了嗎?」

  爆豪稍稍分神,綠谷的身子一扭,趁隙逃出他的掌控。

  轟立刻一個箭步站在了綠谷身邊,面對轟和綠谷的表現,爆豪低罵一聲,憤恨的瞪著綠谷。



  「綠谷少年!表現得很好!」


  這時從人群中傳出一聲稱讚,歐魯麥特不知何時開始在現場,由他帶起的掌聲如海潮,逐漸在人群中擴散開來。「哎呀呀-爆豪少年和轟少年的身手也讓我目不轉睛,看來年輕人們將來的表現一定精彩可期!」


  綠谷剛還開始忙著關心方才保護下來的小姐弟是否毫髮無傷,恍若未覺自己究竟在眾目睽睽之下做了什麼樣的事。

  當他注意到四面八方匯集的目光注視,以及友人和青梅竹馬臉上的複雜神色時──綠谷出久終於明白,他被師父給推到了擂台之上了。





End.


再寫下去感覺我又要走上轟出勝的不歸路了,佔個tag求不打(

   
评论(1)
热度(18)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