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我的英雄學院 / 出勝出】當光亮綻放

*職業英雄青梅竹馬未來捏造




  今天下午爆出多處地區發生停電和跳電事故,各地陸續傳出人員受困電梯、交號誌停擺造成交通混亂、點蠟燭卻引發火災等新聞,許多人紛紛表示「這到底是怎樣的疏失?」、「天氣這麼熱卻停電,中暑死亡的人會很多吧」、「難道是敵人的陰謀嗎?」
  各種令人不安的推測言論四起,在電力公司的調查澄清原因之前,政府偕同警方和英雄事務所達成了共識,特別是擁有燃燒系和電光系個性的英雄被徵召到各地,紛紛投入在預防敵人趁隙偷襲和平息民眾恐慌的措施。

  用手背擦去下巴的汗水,英雄人偶從漫天的塵埃之中抬頭看著遠處逐漸陷入一片血紅的夕陽。
  自從結束手上原本的工作後,他一刻不停地繼續到各地進行支援,從小到幫忙安撫幼兒園中因為停電而號啕大哭的幼童,協助送爆派出所收容照顧,大至將由於空調無法正常運轉的部分醫院的病患轉移──直到手機的鈴聲喚起他的注意力,他從口袋中拿出低頭查看後,才仰頭長長吁出一口氣。

  結束了。
  辛勤忙碌的一天就要結束了。

 
  綠谷出久踏著蹣跚的步伐回到尚在昏暗的家,累得倒在地上喘氣休息。當他閉眼數著秒針走動的聲音,隨著開關門聲,句句熟悉的咒罵粗魯地闖進他的耳裡,接著充滿怒氣腳步沿著走廊而來,一腳重重踩在了他的肚子上。 
  「呃嗚哇啊……!!!」 
  綠谷一口水幾乎要噴出來,發出淒慘的怪叫、想抱著肚子左右搖晃減輕疼痛,卻因為那人還踩著他而不得不抱住他的腳, 
  「熱死人了,給我拿開!」始作俑者一點也不覺得愧疚,毫不客氣的踢開綠谷,自己倒在了另一邊的地板上。 
  「好痛!是小勝你先壓過來的吧。」綠谷捂著肚子,搭著那人肩膀艱難出聲。 
  「……我有說你可以把手放在我身上嗎?」 
  聞言,綠谷乖乖放下手,轉身坐了起來。他半睜著眼掃視了下了班的英雄爆心地,在疲累時看見他的這般模樣,反而燃起了他的動力。 

  爆豪勝己總是能打動綠谷出久,激勵他不能就這樣停下。

 
  「小勝,辛苦你了。」 
  「噢。」爆豪仍然喘息著調整呼吸。 
  由於個性的緣故,他的汗是流得越多爆炸威力更強,因此在長時間的鍛鍊下有著驚人的耐力與體力,現在卻躺倒在地上,任由綠谷與他的英雄服奮戰,自顧自用手撥弄把玩著綠谷的英雄服裝備。 
  「那個……水應該還是熱的,我想小勝應該需要休息,要不要先進浴室洗澡?」好不容易幫爆豪將英雄服脫下,綠谷撓撓臉頰,張望了一下陽台外的電熱水器又暗自計算了一下溫度後開口。 
  「噢。」 
  綠谷坐在原地等了三分鐘,見爆豪完全沒有移動的意思,忍不住又問:「小勝,你要先進去洗澡嗎?」 
  「噢。」 
  「……小勝,噢的意思是?」 
  爆豪沒有回答,而是朝綠谷扔出積存了自己汗液的籠手,炸得綠谷灰頭土臉。 
  當下綠谷明明清楚知道爆豪可能會有的行動,卻裝作來不及反應,順從他的脾性,自己摸摸鼻子把爆豪從地板上拉起,拖拖拉拉地帶到浴室,然後在探頭進去遞換洗衣物時,被爆豪一把抓住衣領,扯了進去。 
 
  黑暗中,溢出容器流進排水孔的潮濕水聲與肌膚在水下相貼的溫熱觸感特別引人遐想。但此刻膝蓋貼著膝蓋,腿夾著腿,面對面的兩人卻連移動小指頭的氣力也沒有,各自疲憊慵懶的靠著浴缸,安靜地享受忙碌後的倦懶時光。 
  不知過了多久,綠谷忽然感覺到水面上的波紋動靜,第一反應直覺是爆豪準備起身走人了,心想應該再讓他再多泡一些時間舒緩疲勞於是開口。 
  「小勝,你……噗嗚!」然而話還沒說完,綠谷就被噴了一臉水。 
  「誰讓你話多,臭書呆子。」 
  有那麼一瞬間,綠谷感覺自己看見爆豪露出得意笑容,正交握雙手,從虎口處朝他噴水。綠谷抹了抹臉,低聲抱怨:「你是小孩子嗎……」 
  接下來的幾分鐘,不管爆豪怎麼噴,綠谷都不會生氣,連他沒瞄準噴了一束水進到眼裡,他也只是抬起手背擦掉而已,連聲鬼叫都沒有。 
  「你說誰是小鬼啊?廢久。」 
  「哈啊……今天又累天氣又熱,拜託小勝你別這樣了……」綠谷索性閉上雙眼仰頭靠在浴缸邊緣。 
  從孩提時代開始,他們維持著拒絕對話、無法理解的關係,到了不是孩子也不是大人的年紀,就只是爆豪勝己和綠谷出久的時候,終於得到屬於他們的、互相傾訴的方式,好不容易超過了二十歲,儘管要真正成為大人還早得很,即使要說的話還有很多,但現在似乎比較了解對方了。 
 
  所以他還是挺開心的,綠谷笑著想道。 
 
  「你一個人在偷偷笑什麼啊?真噁心。」爆豪像是終於厭倦了噴水遊戲,起身邁出浴缸。 
  「小勝,你可別和我以外的人吵架喔。」 
 說話間,綠谷已經跟著爆豪離開浴室,兩個男人在洗面室更衣稍嫌擁擠,聽到綠谷的話,爆豪頭也不回地伸手一把抓住綠谷的腦袋將他的臉掰向自己,狠狠咬在他的嘴唇上。 
 「……我想做什麼干你屁事啊。」 
「好-痛!!嗚……對了,小勝也不要和我以外的人接吻……」已經不知道是脖子痛還是嘴唇更痛,綠谷摀著臉和脖子,支支吾吾。  
  「哈啊?!你有什麼資格用那種口氣說話!」火光在爆豪的掌心迸放,綠谷反射性退後一步,貼到牆上。
  炫目的光花一路綻放直逼眼前,綠谷直愣愣地看著,心想這景象彷彿似曾相似──然而,他們頭頂的電燈忽爍兩下,照亮了屋內,爆豪的赤紅雙目,近在眼前牢牢盯著綠谷。
  「啊……太好了呢,終於能安心去睡了呢。」綠谷若無其事的左顧右盼,打算越過爆豪回房。後者沒有給他機會,瞬間將他撂倒箝制住手腳。

  「別睡著了,你休息夠了吧?」

  「小勝,我已經說過了,」綠谷因為突如其來的衝擊,痛得瞇起一隻眼,吃力地與居高臨下的爆豪對視。「……我想你應該需要休息。」

  綠谷想起來了,他確實曾經見到過在黑暗中綻放的煙花。那是當他和爆豪一起跌落在暖被軟床之中的時候。

  「哼,我跟你的這場架可還沒完。」




 
End. 


   
评论
热度(27)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