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我的英雄學院 / 勝出】光與溺死其中的焰火

*0809勝デク日發勝出(擼否滑壘失敗
 職業英雄交往未來捏造




  即使夏天幾乎過了快一半,坐在咖啡廳的寬敞落地窗旁,依然能被午後的正中艷陽照得瞇起雙眼,女人將落下的鬢髮撩起收到耳後,形狀豐潤線條美好的豔紅嘴唇含上吸管啜飲冷品,一面透過纖長的睫毛窺探眼前的男人。

  男人戴著墨鏡,穿著休閒隨興卻不失性格,放鬆地向後靠在椅背上,望著窗外的街景若有所思。

  「……所以呢?」
  當她暗自心想那頭淺色的髮看起來略顯柔軟扎手,想必觸感應該也很不錯的同時,男人忽然轉頭開口,透過墨鏡而來的強烈視線,令她不得不繃緊神經。
  「什麼?」
  「你想做什麼?」
  「討厭啦,爆心地先生。」女人將目光轉移,攪拌著桌上的飲料,語氣輕鬆:「難道不是您前輩安排我們共進下午茶的嗎?」

  「你和之前的女人不一樣。」爆豪靜默的凝視著對方,她不像之前從多管閒事的前輩那裡聽說是英雄爆心地就屁颠屁颠跑來,然後被他用冷漠和無視趕跑的女人。 
  「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方法,也不知道你是誰,但最好安分一點把東西吃完然後乖乖回去。」 
  果然是這樣,儘管生得一張好看的臉,若是對每個女人都是這種態度,難怪毫無任何有趣的花邊新聞。 
  她無奈地眨眨眼,嘆了口氣:「好吧,是我輸了。」 
  對面的爆豪看見她的示弱無動於衷,於是女人好整以暇的交疊裙襬下的長腿,露出微笑:「對了,英雄人偶不在嗎?最近好像很少聽說他的消息呢。」 
  「你是記者?……還是那傢伙的粉絲?」 
  「嚴格來說兩者皆是,這個答案您還滿意嗎?」 
  「你找錯人了。」爆豪一手搭著椅背,另一手端起咖啡喝。難得排到連休的英雄絲毫沒有將心思放在對話上,他被事務所前輩軟磨硬泡、死纏爛打得受不了,才勉強答應在下午時段到有冷氣和點心的咖啡廳讓他請客消磨時間。「這種事應該去問他本人或是事務所才對。」 
  「但據我所知,你是他的青梅竹馬兼……同居人,我沒說錯吧?」 
  爆豪的眉毛不易察覺的挑動了一下,這時他才正視眼前的女人。他與綠谷的上述關係眾所皆知,但他們兩個在公開場合從來沒有特別提起,因此今天這女人特地挑出來講,實在是讓他感到有些新奇。 
  「我只是好奇,事務所那邊我問過了,當然是得到了官方式的回應。」 
  「是嗎。」爆豪隨口敷衍。 
  儘管女人確實擁有讓人忍不住頻頻回頭的本事,豪卻只將注意力放在口袋中的手機,直到手機發出震動、確認訊息內容,他立刻頭也不回地離席而去。 
 
 
  回到家中,爆豪坐在玄關脫去靴子,他聽見身後的走廊底端傳來腳步聲,他不用看就能知道綠谷站在那裡,一語不發。 
 
  當他起身回頭,看見室內沒有開燈,一束昏黃的光線穿過窗簾縫隙,在綠谷身上割開一道又深又長的切口。 
 
  「你……」 
  「小勝,歡迎回來。我回來了。」 
  綠谷半乾的髮稍末端掛著一顆水珠,隨著動作滴落打溼了上衣,明亮的眼眸底積鬱著疲憊和勞累,卻出神地蒼白而活力,彷彿爆豪的出現為他注入了鮮泉,獲得滋養。 
 
  面對綠谷不知是對自己或他的招呼,爆豪應了一聲,越過他去廚房裡倒了一杯水,走回客廳扔下隨身背包後在沙發坐下。 
 
  「小勝,我有去事務所找你,可是你的前輩說……說你去約會了。」綠谷邊說邊慢吞吞跟在他身後五步的距離。「你去哪裡了?約會是開玩笑吧?是因為這次的長期任務我沒有告訴你詳情,所以在生氣嗎?」 
  爆豪沒有回答。 
  不是因為想讓綠谷忌妒,他沒必要靠著這種方式測試他,也沒有辦法。 
 
  他有整整三個月的時間不知道綠谷在哪裡,綠谷在做什麼,再加上長期以往的經驗,他偶爾會想,如果有一天綠谷出久這個人即將迎接死亡,他自己或許不會是那個第一個知道,甚至待在他身旁的人。 
  他們雖然是戀人,綠谷卻不是永遠將戀人放在第一位的人。 
  能放在綠谷心中首位的一直是履行一個成為英雄該做的義務,去為了和平,為了拯救,為了正義犧牲奉獻。不論失去生命或肢體、榮譽或財產,都堅定直立著,毫不屈從,而是竭盡全力地去幫助和保護這世界上的一切,對抗一切困難。 
 
  今天綠谷回來了,卻問他去了哪裡,見了誰,做了什麼。 
  哈,活該。 
 
  想到這裡,爆豪竟然不自覺笑了起來。 
 
 
  綠谷還站在旁邊疑惑地看向他,爆豪單手撐在沙發上,閉了閉眼,拍拍身前的空位。「過來。」 
  爆豪看他的眼神有說不上來的奇怪,綠谷下意識低頭迴避,隱隱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勁,卻又說不出是什麼。最後他終於鼓起勇氣走過去,才剛坐下,爆豪就低頭一口咬住他的脖子,綠谷吃痛的叫了出來,沒有留給他反應的餘地,爆豪一把將他掀翻到沙發上,說:「衣服脫掉。」 
 
  綠谷敞開身體,躺倒在沙發上。 
 
  褪去衣物包裹的軀體比起學生時期更加精壯結實,也佈滿無數大小、深淺不一的傷疤,這些綠谷自認為光榮勳章的痕跡,每當爆豪看見都恨不得將他咬爛撕碎。爆豪的手掌貼著綠谷的肌膚肌理,一寸寸撫摸,直到一塊看似新生的粉色才停下,摁著它緩緩施力:「……是這裡嗎?還有哪裡?」 
  「嗚、小勝,很痛啊……!」綠谷因疼痛拱起身體扭動掙扎,生理性淚水盈滿眼眶。爆豪拉開綠谷遮擋的手臂箝制住,低頭咬住他的嘴唇,舌頭和著血腥味的唾液,在彼此的口中交纏。 
  「閉嘴,你還知道喊痛。」一吻結束,爆豪怒道:「三個月了,你以為在那邊待得久一點養好傷,我就不會發現嗎?」 
  「對不起,小勝。」綠谷淚眼婆娑,手足無措地用手背捂著紅腫的嘴道歉:「我只是不想讓你擔心,下次不會了。」 
  爆豪眼中的鮮紅沒有散去,見到綠谷在身下做出這種姿態,聽到自己心臟劇烈跳動,血液奔流,沸騰得更加腥艷。他用點燃的情愛痕跡在綠谷身體的滿目瘡痍上作標記,堆積在綠谷體內的戰鬥與衝突,隨他口中迴響的呻吟飄盪,燃盡成冰冷餘灰的墜落在他的心上。 
 
  「廢久,你要是敢沒有我的允許隨便死掉,就炸了你。」 
  爆豪對綠谷的欲望何其迷亂而執著,被咬過的嘴巴,被啃吮的肢體,伴隨希望與暗存的結合是飢餓而絕望的。 
 
  而現在,綠谷屬於他,在他懷中倚夢而憩。 
 
  白日與英雄與工作現在都安眠了,時間轉動指針迎來夜晚,綠谷在爆豪的胸口純淨一如熟睡的孔雀石。 
  沒有人可以陪綠谷出久穿行過底層陰影,除了爆豪勝己,不屈的自尊,勝利的象徵,深刻的伴侶。綠谷張開緊握的拳,讓過往的無力悔恨輕柔漂去,雙眼緊閉像兩隻灰色的蝶,而爆豪任由睡意捲起的浪將他帶走,涼爽的夜風踏進房內編織他們的明日。 
 
 
  那時,焰火將燃起光芒,指引未來的方向。 
 
 
 
 
End. 


   
评论(4)
热度(115)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