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我的英雄學院 / 出+勝+轟中心】起武年少爭光輝

*Cwt46突發無料

 我的功夫學院AU(不

 這算是一稿,最近一口氣看完了相關的電影和書籍手癢,於是以非常不專業的淺薄理解來代入寫寫,不小心就爆字數所以只截了這段出來,之後視情況繼續



  三更無月的暗夜,隨著電光一掣,霹靂一聲,大雨傾盆驟下。

  狹窄巷弄中,泥坑濺起的水花接連被人衝破,為首的少年一面確認身旁同伴的傷勢,不時轉頭確認身後的追兵,在雨中奔跑。

  後方人多勢眾,他情急之下撞翻了收拾在一邊的攤子,製造出一些路障,讓同伴踩著自己的手心順勢一抬到了房頂,接著自己飛身躍上,兩人踏著不揭翻屋瓦的輕巧快速步履,迅速移動。

  待聽不見後方陣陣騷動,他們一前一後縱身翻下,這是個死胡同,胡同的盡頭遠遠站著一個背著手的人。

  兩人雙雙定了定腳步,只見那人慢慢轉過身來,一雙顏色各異的眼眸似螢火,在黑暗中熠熠生輝:「來得晚了,幸好你們會來這裡。」

  話音剛落,三人立刻被圍了起來,只好背對背,面向層層敵人。

  渾身濕透的衣裳,隨著蒼勁有力俐落出掌的和踢腿挾帶風聲,甩出顆顆水珠,擊飛撞倒率先上前進攻的人,打出突破口。他們一邊閃避還擊一面離開胡同,剛踏回寬闊街上,敵人迫不及待地亮出武器,金屬撞擊和破壞的聲音被雨夜蓋過。

  剛開始摸不准對方底細,幾個少年並未亮出絕招,因此雙方不分上下,時間久了便顯出高低。他眼見敵人逐漸受懾於己方,立刻將負傷同伴的手繞過自己脖子扣緊了攙扶他,看準時機,一腳往對方腹部而去,連帶踹倒三四人。

  殿後的那個異瞳少年,以秋風掃落葉,快刀斬亂麻之勢,直搶到對方領頭之前,穩狠準地切斷了追擊的心思。三人頭也不回,在雨中狂奔而去。



  這時代的武林不只是一群習武人士,更像是一個社會,有自身的規矩。這裡是武林重鎮,各門各派的武館傳授各種功夫,教授武功的菁英武師更是群星璀璨,個個都是威震南北的高手。*

  武館百家爭榮,尤其是當今眾人公認的第一高手過去曾拜入的雄英武館,聲勢更是如日中天,幾乎每天都有人要求觀摩或拜師。

  昨天晚上的消息,已經在市井間傳開,雄英武館今天的早晨自然十分凝重。

  「讓我知道有誰給我惹亂子,別怪我翻臉。」*

  負責帶練的相澤背著手,目光冷冷掃視底下低頭的弟子,隨後停頓在一顆毛茸茸的腦袋上。

  「綠谷留著,其他人退下。」

  「相澤老師……」眼見師兄弟紛紛離去,只留下他一人在原處,綠谷的握拳作揖的掌心,不禁微微發出汗。

  「今天飯田因病請假,怎麼你的手也傷了?怎麼來的?」相澤先打量了綠谷一圈,這小子近日來是鍛鍊的幾乎走火入魔,肌肉筋骨也越發結實了。

  相澤沉吟了幾秒,綠谷出久這一個人有兩種心思,崇拜者的捨身、武癡的執著。公諸於世,世人皆知的歐魯麥特,是不收徒,不傳藝。然而一年前一次意外,讓綠谷成為他唯一的弟子。在師父的指導下,他瞭解必須付出比平常更幾倍的努力,取得更好的成果,因此對於武術的修練到了常人不能想像的境界。

  他寧願選擇相信,綠谷的純真善良與真情真義,不會帶給他麻煩。只道:「機靈點,覺得不對要知道逃。」



  結束當天的晨練,來到平日當當小夥計的聚英樓後門,綠谷沒有敲門,順牆翻入,回到大廳,這裡共三層,一二層都是茶樓,只供飲茶和吃點心,已經有幾個人在一樓靠窗位置落座。

  他認出那是城中最為放蕩不羈的小少年一黨人,那領頭的爆豪勝己--就住在他家對門,綠谷小時候曾經無數次被他捉弄。爆豪勝己是天生的好料子,爆豪家人本來為了讓他修身養性、強身健體送他去給附近護院武師當徒弟。沒想到才一年便技驚四座,擂台賽時更勢如破竹,聲名大噪。

  「……現在那些比賽的已經沒意思了。」

  「那你的意思是要踢館?」原本正看向窗外行人的瀨呂回過頭來。

  上鳴難得皺起眉頭:「你說真的假的?據說至今也沒人能真的打過幾家。」

  「你若是打了,被你踢的武館不會容你。」切島擔心的勸道。

  「哼。」

  然而爆豪並不把這些話放在心裡,只是一心盤算要如何在這闖出一番作為。

  綠谷在一旁聽得心驚膽戰,暗自祈求千萬不要哪天和他對上了。

  這時一批茶客從下樓去,其中有人認出爆豪,上去搭話:「聽說你又贏了哪個武館的高徒?」這種話,爆豪從來也不理,不屑於成為閑人談資。他備感厭惡的一口喝乾了杯茶,忽覺脖梗一涼,後背肌肉驟然收緊,這是遭遇勁敵的預感。 

  他放下茶杯,緩緩起身往樓上看。二樓的特等席上,一襲玄墨綢衣,看就是卓而不群的武家少爺,身邊的一位身材玲瓏的旗袍美人,俊男美女組合相當吸人眼球。

  男的看見一邊的綠谷,微微向他點了頭打招呼。這時女的注意到爆豪的視線發話:「轟君,那個是爆豪吧?」

  「八百萬,你有什麼想法?」

  「看這樣子像是想過幾招。別的沒有,你注意昨晚的傷就是了。」

  「我知道了。」

  轟焦凍的父親轟炎司常出入各地為客商當鏢師,在道兒上名頭響亮。他幼時筋骨未長開,父親就為了使他擔起轟家聲譽,嚴格訓練他習武。幾年後,有一武師到當地切磋武藝,轟家的哥哥先與對方動手,一小時內敗下陣來。十三歲的轟出手,幾招之內克制勁敵,令眾人驚訝不已。


  「你怎麼了?」看到爆豪突然發難逕往樓上走去,切島按住他。

  「想打架了。」



End?


*《天津往事》何玉新

*《師父》徐浩峰



   
评论(1)
热度(27)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