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我的英雄學院 / 勝出+轟出】IN THE CAGE 01

*未來捏造

 命名廢

 轟→出←勝,本來想tag轟出勝 又覺得容易讓人混淆(?

 &寫他們用英雄名稱呼對方意外的讓我不太習慣


1.

 

 

  臉頰的一側被熱烘烘的烤著,溫暖過頭以至於感到乾燥發癢,綠谷出久忍不住用掌心磨了磨臉頰,鑽出簡陋的自製睡袋。

  叢林的夜晚比想像中更加溫暖潮濕,不知名的蟲鳴盡情在深林歌唱,牽動著夜不成眠的心跳。

  遠處的重疊山脈長滿了茂密的植被,微風在樹與樹之間的葉縫穿梭。他忽然想起多年前在雄英高中的第一次林間合宿,全班好不容易穿越Pussy Cats製造的魔獸森林,渾身泥巴飢腸轆轆抵達和宿地點已是傍晚,與現在的處境大相逕庭,當時有溫暖舒適的房間和香氣豐盛的食堂,就連強化訓練也──

 

  「怎麼了?」

  一道清澈好聽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綠谷轉過頭。

  轟就坐在篝火旁,目不轉睛地看著他。被火光映照著的異色雙眼,閃爍即使隱沒在陰影中也清晰可見的光芒。

  「……沒什麼,只是一想到我們現在的處境就有點睡不著。」

  「在說什麼廢話啊,廢久。」

  「哇啊!小勝,你也還沒睡呀?」從後方突然蹦出的發言,綠谷嚇得差點沒跳起來。

  「不是還沒睡,是被你們吵醒了,」爆豪枕著手臂,背對他們蜷曲身體,乍看之下以為睡得正沉,沒想到忽然就這麼插了一句話進來。「有時間唧唧歪歪還不如早點睡養足精神,待會才能替陰陽臉輪值守夜。」

  「睡不著也無所謂,至少要好好休息。」轟點點頭附和。

  「我知道了,謝謝你們。」

  綠谷乖乖爬回睡袋,躺在地上,透過朦朧的月光,欣賞流經無際夜幕的壯美星河。按常理說,人們在野外可以藉由觀察天空得知天氣、時間和方位──例如雲的厚度和形狀可以知道是否下雨,月亮盈虧可以知道大概一個月的時間,北斗七星可以指示方向──然而綠谷連這片天空是否真實存在也無法確定。

 

  這是因為此刻三人身處的世界,並非他所知的世界。

 

  從日常景象變為非日常的景象,這一切僅僅是幾秒鐘,不,如同一眨眼發生的魔法。

 

 

  而促成這一切的契機,都要從一如既往的早晨開始說起。

 

 

 

 

  伴隨一大清早通勤往來的車潮人流,髮色半異的年輕人走在熟悉不過的巡邏的路線上,他十分專注的確認一如往常的街道與人們,端正的面容即使留有疤痕也無損於他閑靜沉雅的氣質,使擦身而過的女性頻頻駐足回頭。

  在英雄與敵人對立,黑暗依舊潛伏在陽光下活動的今天,巡邏勤務對英雄來說一向是夠迅速、機動、彈性進行犯罪預防和為民服務的核心工作。

  轟焦凍向戴著黃色通學帽的孩童揮手打招呼,轉身看著與他保持距離的昔日高中同學,吐出對方的英雄名:「爆心地,你怎麼會來這裡?」

  「這句話應該是我要說的才對。」

 

  如今的兩人,各自褪去高中時期的青澀與稚氣,成為獨當一面的英雄。

  在同世代的英雄中,他們的強大實力和英勇事蹟都是眾人有目共睹,除了父親的英雄光環加持,轟本身穩健踏實的強大,以及俊秀氣質的外貌,使他的人氣十分的高漲;另一方面,雖然不亞於他,爆豪卻因為狂傲不羈的行事作風,讓他的評價一如既往的兩極。

  「為什麼難得出差一趟,偏偏要遇到你啊。」伴隨在街頭對轟尖叫的高分貝女聲,爆豪用鼻子哼了一聲作為回應。

  「啊,人偶。」

  「聽人說話啊喂!」

  有別於爆豪的不耐煩,轟彷彿沒聽見他的抱怨,自顧自地看向遠方。

  

  綠谷本來站在對面的街道上,以一副看到什麼不可思議光景的樣子注視著他們。卻不期然地,與爆豪隨著轟看過來的發紅雙眼對上,立刻知道這個的青梅竹馬肯定不高興了。

  「怎麼?難不成區區的廢久也有意見?」

  「人偶,有話可以直說喔。」

  「小勝、不對爆心地你冷靜,有話好說。」

  在轟無視緊張氣氛的發言中,爆豪雙手向上點燃爆炸,挾帶綠谷許久未感受到的熟悉威壓,朝他步步逼近。

  與爆豪、轟不同,綠谷在剛踏入英雄社會時,憑藉著早已退休的排名第一超級英雄恩師的囑咐、總是第一時問救助需要幫忙人們的特質,反而從日常大小事開始慢慢建立市民對他的信賴,然後在一起超常事件中,奮不顧身拯救市民於水火,獲得了相當的支持。

  「所以都說了,不是這樣啦。」

  即使過了這麼多年,綠谷依然對於爆豪氣勢洶洶的模樣感到苦手。當他被爆豪和轟逼得後退到建築物牆邊時,綠谷終於受不了伸出手將他們隔擋開來。

  「因為我們各自的事務所都有一段距離,所以能在工作時遇到你們真的很稀奇!」

  「嗤!要不是因為被派來出差,我會才沒那麼無聊過來。」

  「也不是這樣啦……」

  「綠谷,你在擔心什麼嗎?」見到綠谷沉吟不决的模樣,轟走近他低聲詢問。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一直有股不好的預感。」

  「不好的預感、嗎?這麼說來,最近經常聽說各地都有個性暴走的事件發生。」

  「咦?個性暴走?」

  看著綠谷與轟親密交談的模樣,爆豪莫名從胸中生出焦躁,為了消除這種不快的感覺,他從兩人之間插了進去,打斷談話。「你們兩個偷偷摸摸的在說什麼?」  

  「啊,小勝。轟同學提到有關最近個性暴走的事。」

  「那個啊,大概和我過來的目的有點關係。」爆豪從口袋掏出一張被壓皺的紙片,上面被人用簽字筆快速而簡短寫了一行字。

  「這是……地址,看這個應該就在附近而已……」

  「喂,好像有一群人聚集在那裡的樣子。」就在綠谷確認紙片上的資訊時,轟突然開口。

  

  三人趕往目的地,從圍觀的人群中擠進去。探頭一看,發現並無任何破壞或傷亡,只見一位看起來貌似那戶人家的母親正在哭泣,而周圍的人們正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著什麼。

  「請問發生什麼事了?」

  「是英雄!」混亂之中有人發現他們,心急如焚跑來拉住綠谷的手:「太好了,這戶人家的兒子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了!」

  「……關在房間裡?」轟在一旁困惑的重複。

  聞言,綠谷鬆了口氣,提出疑問:「打電話請鎖匠來開門不行嗎?」

  「這是因為那孩子的個性。」滿臉淚水的母親,在旁人的攙扶之下來到她們前。

  綠谷輕拍她的肩膀安撫,轉頭看向到剛才為止,一句話也沒有說的爆豪。而爆豪僅僅看了一眼手機上事務所傳來的訊息,開口:「那是什麼樣個性?」

  「是可以製造出空間的個性。」

  據那位母親所言,少年從幾天前放學回家後一直悶悶不樂,也不願意說發生什麼事,只是想請假不去上學。然而就在請假結束後的今天早上,少年的「個性」無預警發動了。能創造空間的「個性」,展開了空間將少年包圍在自己的房內。

  「所以用一般的方法是不行的,以前那孩子展示個性給我們看的時候,都是等到他自己解除。」

  「這還不簡單,」話才聽完,爆豪便打開少年的家門準備踏入。「我來把門打開。」

  「等一下!小勝……爆心地,你要做什麼?」

  「當然是炸開門,把那傢伙拖出房間啊。」

  「快住手,這麼粗暴只會讓他不想出來。」

  「人偶說的沒錯。」轟抓住爆豪的肩膀,阻止他的行動。「這種時候應該要跟他好好溝通。」

  「焦凍,」綠谷喜出望外,滿心歡喜問:「那你要對他說什麼?」

  「嗯……只要換個角度,這世界還是很美好的。」

  轟低頭看向綠谷手上的猙獰疤痕,嘴角勾起柔和弧度,似是憶起了某場炙熱得足以震撼心靈的戰鬥。綠谷眨眨眼,對於溫和又堅定說出這句話的轟報以微笑,兩人在爆豪的不滿怒吼聲中進入屋內,走到少年的房門前。

  「那個……聽得見我說話嗎?」綠谷輕輕敲了幾下門,對著門後說道:「讓媽媽擔心可不好,快出來吧。」

  「廢久,閃開。」

  在等待回應的同時,爆豪擺脫轟的阻擋,推開綠谷,握住門把扭開了門。房間沒有開燈,只能透過窗簾縫隙的微光,看見漆黑的輪廓。

  爆豪冷著臉走進房間,淡淡說了一句:「別躲了,快出來。」

  「小勝。」綠谷警惕的叫了一聲,跟隨其後。

  比起爆豪的舉動,觸動他神經的,是房間出奇寧靜的氣氛。

  「綠谷!」

  當他感受到一陣懸空的不平衡感時,周遭景象開始扭曲變形,旋轉壓縮──未等他有任何的反應,查覺有異的轟便衝上前抓住了他。

 

 

 

 

  和煦溫暖的陽光落在肌膚上,遠方傳來的鳥鳴清脆而歡悅,花朵的清香在鼻腔中打轉,細軟草地透過鞋底傳來的刺扎感,一切是如此的突然。

  

  在用雙眼確認之前,綠谷已經發覺自己置身於一座森林之中。





Tbc. 


   
评论
热度(33)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