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我的英雄學院 / 勝出+轟出】孑然一身的戀愛絕處逢生 02

趕著寫完的生日賀文忘了發出來(ROFL)

*出久生日快樂

 綠谷老師請教我談戀愛!!!(大聲

 轟→出←勝





  「老師,下次一起去海邊吧。」

  

  因為在某個歲暮天冷、陽光和煦的日子裡,綠谷答應了擁有一雙波瀾不驚漂亮雙眼的少年在蕎麥麵屋提出邀請,來到了寒冷已經過去的夏季海灘。



  「綠谷老師,你怎麼了?」

  「啊,轟同學。」換下搭車時被汗水濡濕的衣服,走出更衣間。綠谷看著和自己一樣作標準的夏季限定打扮的轟──夾腳拖鞋短褲加背心,露出線條好看的鎖骨、起伏精實的胸線、再戴上太陽眼鏡。不禁在心中默默感嘆同樣打扮,不同人不同氣質。「我都不知道有幾年沒到海水浴場來了,感覺有點怪怪的。」

  「一點也不奇怪,你只是需要好好放鬆。」轟搖搖頭,露出一絲欣喜的神色,語氣輕快:「倒是他怎麼了?」

  綠谷隨著轟的視線看去,迎上爆豪在遠處穿過往來的行人的怒視。他立刻一面舉起手向他大幅度揮動藉此轉移轟的注意力,一面無奈笑道:「啊哈哈、小勝他……大概是因為天氣太熱了吧。」

  這周末爆豪父母外出不在,因此毫不意外拜託綠谷幫忙照看他,身為竹馬兼師長的綠谷理所當然答應下來,但對於爆豪來說,這似乎不是他所期望的那麼一回事,尤其當他聽說今天是綠谷和轟許久以前約好的出遊。

  「小勝,讓你久等了。」

  「慢死了,你是在裡面大便嗎!」

  「綠谷老師,海之家有很多好吃的東西,玩完水一起去吃吧。」

  「好啊。」年齡和身分的差距並沒有給兩個中學生與老師之間帶來多大的距離,爆豪的身高逐年追趕著綠谷的身後上來,如今又多了一個差不多高的轟。綠谷轉頭笑著回應轟,隨即又對爆豪說:「抱歉啊,小勝,待會請你吃冰吧。」


  在藍天白雲和蓊鬱的青山環繞下,透明的湛藍海水與清爽的白色沙灘,在豔陽的強烈照耀下閃爍發光,光是走在海濱散步欣賞寬闊美景,讓人有身處在南方小島度假的錯覺,彷彿這裡的時間過得比喧囂的城市還要緩慢,能讓人盡情放鬆,悠閒享受,浮潛和游泳的樂趣。

  亦步亦趨走在一旁爆豪卻不那麼想,他看著年長青梅竹馬身影的目光如炬,幾乎超越烈日照在他們身上的熱度,讓綠谷頻頻轉頭關注他。


  「小勝?」

  「幹嘛?」

  「不是,小勝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有說要找你嗎?」

  「沒有就好,小勝如果有什麼事都可以盡管跟我說喔。」

  就是這種態度,爆豪撇撇嘴沒有回應,他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就算對方總是把自己看著他從小長大的欣慰話語掛在嘴邊,對爆豪勝己而言,綠谷出久不只是父母忙碌時的保母和玩伴,也不是師長和竹馬。


  他得不情不願的承認,在看待關於綠谷的事情上,他總是特別斤斤計較。綠谷的碰觸、綠谷的肌膚、綠谷的關注、綠谷的表情,他都該一清二楚。


  這一切是從哪裡開始的?


  他對綠谷難以言喻的思念,也許是從綠谷將襁褓中的他悉心抱在懷中的時候,也許是綠谷讓任性的他跨坐在不甚寬闊的背上嬉戲的時候,也許是綠谷不說一句話,專注替打架後傷痕累累仍逞強的他包紮療傷時候,他的人生從一睜開眼睛,除了父母,見到最多的便是綠谷出久這個人。

  雖然也想過否認這事實,卻只是一片空虛裡掙扎罷了。爆豪的個性不拐彎抹角,也不想特意迂迴繞路去做什麼嘗試結交異性這種多此一舉、自找麻煩的事,爆豪甚至想像過綠谷身邊站著其他人的模樣,然後發現自己不能忍而放棄。至於對綠谷而言,自己到底是他的什麼人,爆豪不想去探究。無論答案是什麼,終究是「目前」而言,因為爆豪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會出現他想要的回應。

  而轟的出現使他仔細修剪的盆花出現橫枝,是必須及時剪去的阻礙。在綠谷的生活增添了不知名的光采,就像他擁有的個性,夏天是遮陽納涼的樹蔭,冬天是蔽寒溫熱的暖爐,令人無所防備。



  陽光下身體的水份流失得特別快,在海裡游泳後肚子都餓了,於是他們前往人滿為患的海之家,終於輪到三人時立刻叫來冰涼的果汁配上日式炒麵大啖一番,最後冰棒,回到租借來的大型海灘洋傘底。

  「等一下,冰棒要融化了。」轟伸出右手,發散出涼爽的冷氣,凝結沿著綠谷手臂流淌而下的化冰。

  「啊,謝謝你,轟同學。」

  綠谷舔吮手腕的甜膩道謝,海風吹得他的頭髮飄動,爆豪看著他漫不經心微笑的側臉,心中一動,裝模作樣用鼻子哼了一聲,叼著吃完的冰棒棍,拉扯背心領口搧風,不屑道:「只不過是冰棒融化罷了。」

  綠谷沒有察覺他的異樣,笑著起身拍拍身上的沙子,說要替他們丟垃圾順便再買水就離開了,被留下的爆豪和轟無話可說,各自看著遙遠的海平面發呆。

  過了兩分鐘,爆豪終於忍不住口:「你跟廢久是什麼關係?」

  「我知道你是綠谷老師的學生,還有青梅竹馬。」

  「想裝傻嗎?我也知道你不是我們學校的,你們學校是老師都死光了嗎?幹嘛每次都來找他?」爆豪聽過隔壁校優等生的傳聞,他一點也不掩飾對於出現在綠谷身邊的轟的競爭心。「啊?堂堂No.2英雄的兒子。」

  「……你再提一次那個稱呼,我會讓你再也說不出話。」

  「哈、露出本性出來了?」

  對於爆豪的挑釁,轟沒有多作其他反應,只道:「今天是我約綠谷老師出來的,我不希望破壞他的心情。」

  他的心中有一座高聳壁立、遙不可及的城堡,孤獨隨著母親的離開與日俱漸,無所適從的憎恨如熊熊暗火灼燒,使他在夜深人靜時醒來,獨自一個人鍛鍊。但自從認識綠谷,轟開始每一晚能夠安然入睡,甚至開始覺得生活很有趣,不再迷茫無助──一切都是因為遇見了綠谷出久。

  「我希望老師可以度過愉快的一天。」他的溫柔是如此安靜緩慢又小心翼翼,像海水漸漸湧入砂石縫細,一波波的海浪拍打上岸成涓涓細流。「除此之外我不知道還能做什麼才能向他表達。」

  「什麼?」

  「如果是你的話又會怎麼做呢?」轟對他眨眨眼。

  直到黃昏後人潮散開,在晚霞燃燒的天空之下,看見綠谷走過來,他們雙方都沒有再開口回答這個問題。



  爆豪只知道,他不討厭平淡簡單的日常,更有些享受看著對方搖頭晃腦打瞌睡的平靜時光。


  綠谷目送在前兩站下車的轟的背影消失後,像斷了線的人偶筋疲力盡,不知不覺向後靠在座位上睡著,隨著路況左搖右晃,然後輕輕被人小心翼翼扶著腦袋靠到肩膀上。

  到站後爆豪粗魯的叫醒綠谷,一路拖著他回到綠谷家中,駕輕就熟從綠谷的背包摸出鑰匙開門,把他推進房間。綠谷本來還想掙扎,但是人一碰到床鋪便被襲來的疲憊睡意給沒頂,眼一閉就昏睡過去,下次睜開眼睛就是聞香而起。


  打開房門,走到客廳,爆豪正端著餐盤坐在他的沙發上看電視,頭也不轉,用下巴指指道:「快吃。」

  「小勝……」看見大碗裝著被淋上蛋液、放上炸得金黃酥脆的豬里肌肉蓋飯,綠谷感動得捧起,幾乎要跪倒在地。

  「你幹什麼這麼誇張?」

  「謝謝你送我生日禮物。」

  爆豪某天開始對他忽冷忽熱的態度,令綠谷不知所措,他不知道爆豪到底想要的是什麼,所以不太確定怎麼配合,即使如此,在某些時候,他還是能夠理解爆豪內心真正想表達的話語。

  「才不是生日禮物!」

  「我都知道喔,去年的今天和前年、大前年、大大前年……」

  「夠了,給我閉嘴!需要我餵你吃飯嗎?」





End?


   
评论
热度(55)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