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黑子的籃球 / 板車組】LOVE Sickness 02

前篇:01

小真遲來的生日快樂!!!!!!

說好要日更結果變年更wwwwwwwwww(廢



02


  明亮寬廣的大廳中擺放著一架鋼琴,走廊的牆面展覽著畫作,純白空間充斥消毒水氣味,來來往往的人們都面帶七分肅穆、三分自適──這所秀德醫院是將基本技術貫徹到底,基本上可說是東京區的數一數二的醫院代表,院所的歷史悠久,規定嚴格。近來在政策及資金的推動下,進行了擴建,新蓋的大樓聳立在交通要道旁,交通的便利替醫院及周邊地區帶來了勃勃生機,甚至形成了小型商圈。

  儘管如此,一般人對醫院的印象仍然是冰冷而窒息的。這裡比起任何地方更接近生與死,比一線之隔還近的距離,在這裡,無論是呼吸與心跳停止,抑或是腦部作用喪失,失去存活意識的案例比比皆是。

  躺在靠近落地窗邊的床位上,戴著耳機,隨著音樂輕哼著,高尾心想。

 
  「佐佐木先生,綠間醫生來看你了。」 
  隔簾隨著護士輕柔的聲音被拉開,腳步聲被帶頭的皮鞋聲領著魚貫踏入病房。住在高尾隔壁病床的佐佐木老先生,因為高血壓和心臟方面的疾病入院,平時總是說表情嚴肅說著有趣的笑話,讓高尾笑得差點讓自己剛做好的手術縫線迸開。 
 
  「你今天的運勢平平,幸運物是手機吊飾,幸運色是粉紫色,我幫你準備好了這個,要好好帶著なのだよ。」 
  聽見熟悉的聲音,高尾悄悄探頭一看。戴著眼鏡、有張端正臉龐的年輕醫生正對著佐佐木老先生交代道:「建議你有空多下床走走、散散步當作運動。」 
  「噗、……真的假的,居然有醫生來巡房不是提點病情而是星座占卜,這傢伙是來搞笑的嗎?」 
  高尾強忍大笑的衝動,摀著嘴暗自竊笑。 
  太有趣了。 
  儘管他非常想不知趣地引起他的注意,但為了他自身著想,高尾最後還是乖乖等綠間走到他床前才開口:「吶-小真醫生,那我呢?我今天的運勢如何?」 
  「真吵,雖然不知道你在盤算什麼,不過我跟你可沒什麼好說的。別打擾我。」 
  「綠間醫生,高尾先生的病情最近很穩定,也有好好吃藥喔。」護士對高尾眨眨眼睛,笑著替他說話。 
  「哪有盤算什麼啊,誰叫小真不肯到我身邊。」 
  「復原狀況良好的病人,沒有特別照顧的必要。」綠間哼了一聲,包有繃帶的纖長手指托了托眼鏡,鏡片無情的反光映照出高尾的吃驚臉龐,然後便乾脆地轉身離開病房。 
  「小高尾,」佐佐木老先生在房門關上後,湊近低聲問:「你和綠間醫生是熟人吧?從我到這來還沒有看過他那種態度,你們吵架了嗎?」 
  「嗯……算不算是吵架呢……?」高尾搔搔臉頰,這吵架應該是兩個人在嘴巴上你爭我吵,互不相讓,現在他和綠間的這種情況反而比較像是綠間自己在對他生悶氣,而這當中的原因他當然再清楚不過了。 
 
  那天高尾好不容易獲得一天休假,經過了幾年上班如上戰場的生活,他最終還是在身體累積的疲痛叫囂之下投降,預約了就診,在早上九點半,來到已經坐滿等待叫號螢幕電視出現自己名字的診間外。 
 
  高尾雙手抱胸,低頭在座位上閉目養神,不同於在候診間內滿臉憂愁、眉頭深鎖,或是偶爾出現互相關心、慰問打氣的人們,或許是因為身體承受不適的狀態尚未瀕臨底線,出乎意料的安靜平和氛圍使他感到放鬆。 
  所以才讓他在見到綠間真太郎的那一瞬間,以為自己在作夢。曾經以為只有夢裡才能見到的人,居然以一個經過歲月洗禮而容貌如昔、更添成熟的姿態,出現在眼前。 
 
  高尾直愣愣的盯著穿著白袍的綠間,無法將視線移開,正當他在心中感嘆自己出現飛躍性提升的想像力時,想像開口了:「好久不見了,高尾。」 
  「咦?綠間……小真?……醫生?」 
  「別鬧了。」 
  高尾甚至失禮的把手按在兩人之間的桌上,傾向前用另一手去捏綠間的臉頰,直到綠間皺眉拍掉他的手。 
  「是真的……為什麼小真會在這裡?」 
  「哪有為什麼,我現在這裡任職。」無視高尾與身旁護士的訝異,綠間正襟危坐道:「少廢話了,說說你的症狀吧。」 
  現在想起來,當時綠間的眼神和態度絲毫沒有一點動搖,應該是他要強的好勝心作祟,令他早已在見面前就已經設想了所有相遇的可能,所以才能如此鎮定。 
 
  歷經七年的距離,高尾離開綠間的公寓角落,在綠間不知道的地方走到現在,在高尾的左胸口有一個空了很久的位置,是留給那個認真又倔強的人填滿。 
  就算到了寒冷的冬天,每當看見枝枒,高尾就會憶起夏季的藍天。 
 
  「早安,小真。」高尾瞇起眼睛,每天他都會向來巡房的綠間問候:「今天好像會下雪,你有做好保暖嗎?」 
  「還輪不到你這個病人來擔心。」 
  「咦-人家只是想關心你啊。」 
  「少囉嗦,到底誰才需要關心啊。」綠間趁其不備,用床頭的病歷表敲上高尾腦袋。 
  「好痛、小真好過分……」 
  摸著一點也不痛的頭頂,高尾其實是一個很適應力很強又會讀空氣的人,投機取巧也好,混水摸魚也罷,很多事情若是不想做也能蒙混過關,可是他一直逃避關於綠間的事。他只想看著綠間,用任何距離,安靜得像一朵飄過的雲.面對綠間一點一點滲透的堅決和溫柔的關心,他毫無抵抗能力。 
 
  即使如此,無論是現在醫生和病人,亦是當時的陌生人和室友,高尾卻覺得他們之間這種不近不遠的關係,還挺有意思的。 
  總而言之──現在的狀況也沒什麼不好。 
 
 
Tbc. 


   
评论
热度(14)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