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我的英雄學院 / 轟出】孑然一身的戀愛絕處逢生

*最近和親友猛塞對方糧食吃飽飽來練手感

 試著把他們帶入トジツキハジメ-〈雪山途上、山小屋にて〉

 年齡操作有



 

 

  這裡是哪裡?

 

  放眼望去盡是令人窒息的白色,曾經認為相當小巧可愛的雪花,千片萬片織成了一面雪網迎頭而來。

  即使穿戴了護膝,雙腿依然不停發抖,感覺到一股酥麻感從四肢血液逐漸凍結到全身,發出僵硬的咯吱咯吱聲,透過手套握住的登山杖深深埋入積雪之中,每一步都難以前行。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耳邊只聽得見自己的喘息和心跳聲,整個世界安靜的彷彿沒有他以外的生命。明明連目的都已經忘卻,對於無法完成約定的不甘,卻讓他在颳起的白色狂風之中低頭拼命行走,對這片無垠的銀白世界做出渺小抵抗。

  經過長時間跋涉,他這時已經幾乎失去意識,完全依靠條件反射,咬緊牙關,一心只想著在閉上雙眼之前,再向前踏出一步。遠處出現了令他聯想到死亡的模糊黑影,他瞇起眼睛想仔細去看,但風雪太大,完全看不清楚。最後就突然那麼忽然一歪,洩了氣似的,趴進了雪地裡,動也不動。

  迷迷糊糊中,一雙強勁有力的手帶起了他,依稀有種暖和起來的錯覺,就連耳邊的風聲也慢慢變小了。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在眼前出現的是陌生的木頭天花板。


 

  「──你醒了嗎?」

 

  以及陌生的男人。

 

  「咦……這裡是?我還活著……」他撐起身體,環顧四周。

  原來這裡是一棟小木屋,屋內僅擺設了桌椅,室內暖氣正發出隆隆的運作聲,因為溫度的變化身上的雪已融化為水,自己的最外層的蟬翼雨衣被脫了下來,被晾在一旁,厚重的登山包和裝備就放在身邊。

 

  思緒在腦海中逐漸明朗起來,他所居住的城市倚傍綿延山脈,面對一望無際的海洋,趁著寒假的到來,他做好萬全準備,決心挑戰這座其中最大、被當地人認為有各種傳說的高山。

  一路上天晴風清,周遭的景色也從平日常見的樹木逐漸變成高山植披,他就這樣不知不覺深入上到山中,等到發覺不對時,天氣已經突變,暴風雪令他的行動受阻,即使想下山也因為風雪過大無法及時掉頭,最後就被救助到了這幢小木屋裡。

 

  這時他才反應過來,自己還沒道謝。「啊啊那個、我叫綠谷出久,謝謝你救了我!」  

  「沒什麼。」對方看了他一眼,也不多說話,只是淡淡指向桌上的保溫瓶和罐頭。

  「啊……給我的嗎?謝謝。」

  綠谷十分自覺的從背包裡拿出自己的鋼杯去裝保溫瓶裡的熱水,他雖然也自備了乾糧和水,但天寒地凍的,比起冷冰冰的乾嚼,還不如吃熱過的罐頭食品,姑且接受了救命恩人的好意。

  從窗邊往外望去,積雪已幾乎高過他的小腿,窗外的風雪一時半刻也停不下來,持續吹搖著窗戶,搖醒了夜晚。室內暖氣不夠暖,那人一邊往壁爐裡添了點木材生火,綠谷見他若有所思的模樣,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吃飽後便腰酸背痛,筋疲力盡地回到原處,調整了舒服的姿勢靠了下來。

 

  「呃……那個……請問你也是自己一個人來登山的嗎?」綠谷鑽入睡袋休息,看著火焰在爐中燃燒,試著開口閒聊。

  對方像是沒想到綠谷會主動開口,掩蓋在羽絨外套帽子下的眼睛瞬間閃過一絲驚訝,沉默了幾秒後回應:「轟焦凍。」

  「咦?」綠谷遲疑地發出疑問。

  「我的名字。」

  「是、是嗎……原來如此,我是綠谷──」

  「我知道,你剛才說過了。」轟打斷綠谷的再次自我介紹,毫不介意的繼續道:「你為什麼一個人來登山?」

  「咦?這個嘛……其實我是因為想鍛鍊自己爬山的經驗所以……」

  「什麼?」轟訝異的轉向綠谷,睜大眼睛,像看笨蛋一樣看著他。

  這時綠谷才發現對方擁有少見的好看異色眼眸,不習慣被這麼盯著,他搔搔臉頰,低頭看著地板開始解釋:「其實是和學生約好要一起去爬山,不想在當天出糗,所以才來的。」

  「……是嗎,原來是這樣。你是老師啊。」轟若有所思的點頭。

  「呃、嗯。」綠谷小聲回應,或許是因為外面天氣寒冷,而這裡又只有他們兩人,既溫暖又安心的感覺將陌生尷尬的氣氛包裹氤氳,變得輕鬆愜意起來,於是他忍不住繼續說:「該怎麼說呢……他是一個很有天分的孩子,絲毫不謙虛的張揚他擁有的才能,雖然這點讓很多人看不慣卻又十分積極進取……總是抬頭挺胸往目標前進。」

  轟沒有做出任何反應,綠谷反而有點無語的乾笑了幾聲,話鋒一轉。「說來慚愧,雖然我是老師,但因為他在學校是風雲人物,總是一口一個『廢久』的叫我,所以其他學生也跟著那樣喊我了。」

  「真過分啊。」

  「其實我都知道,小勝他只是自尊心高了點。」迎上轟投來的疑惑視線,綠谷露出微笑搖搖頭,看著著熊熊燃燒的火焰,露出了迷濛的表情。「說是學生,其實也是住在附近從小看著他長大的孩子,所以……所以看見他的成長,我還是很高興的。」

 

  轟這時才後知後覺發現,他並沒有對眼前這個人說除了自己名字以外的事。

  他本身可能不善於交流,但對方顯然也覺得剛開始的處境相當尷尬,那為什麼他會對甚至僅有一面之緣的自己訴說如此多的事情呢?

  「吶,老師。我是因為──」正想回答自已詢問的問題,分享他在這裡的緣由,才發現那人早已在爐火的映照下,不知不覺因為疲倦睡著了。

 

  ……是因為……什麼?

 

看著似乎有著他所無法理解思維的人,轟微微皺起眉頭,然後一邊看著月光下逐漸平靜的風雪,陷入思索。

 

所以才不像他能被人理解、嗎……?

 

 

 

 

  幾天過去,綠谷出久站在所屬中學的校門前,仰望如那天一樣的好天氣,伴隨校園迴響的鐘聲迎接放學時刻的來臨。

  隔天在小木屋醒來之後,只剩下綠谷一人,也不見其他人的蹤跡,他差點以為是遇見了山裡的妖精,直到走下山時碰巧遇見前來搜救的人員才知曉,轟在先行離開後立刻通報了他們前來協助。

 

  「……喂,喂!叫你呢廢久。」

  綠谷收回視線一看,某個一臉不耐煩的學生,在三五好友的簇擁之下向校門走來。「啊……小勝、不對,爆豪同學,放學路上小心喔!」

  「嗤,聽說你差點在遇難,看起來根本和平常沒兩樣嘛。」

  「對了,說起來今天忙著開學的事情,也沒有你們班的課呢。」綠谷摸著下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笑道:「謝謝你的關心。」

  「老子才沒空關心你那點小事!」

  「好好,我知道了。」

  回歸日常的生活,使綠谷產生了南柯一夢的錯覺。

  就算差點遇到山難,被陌生人幫助了,他依然是一名中學教師,依然要繼續春風化雨、無怨無悔的教職生活。

  「綠谷老師。」

  想到這裡,一聽見又有人喊他,綠谷立刻反射性地作出回應:「……是!這位同學怎麼了嗎?」卻在回頭的那刻,看見令他不可置信的情景,竟結結巴巴的一個字也沒接下去。「啊!你、你是……」  

  「我是轟。」來者沒想過綠谷的反應會這麼大,疑惑地歪頭道:「那天之後就沒有你的消息了,因為很在意所以來看看。」

  「那身制服是……轟、轟同學?!」

  「什麼?」

  「沒、沒事……!」什麼啊,原來是隔壁學校的學生啊。

  怎麼會這樣,他身為堂堂一名大人,居然對一個孩子訴苦……

 

  事實證明,那天在累寒交迫與距離之下,綠谷除了那雙漂亮的雙眼以外,根本沒有看清楚轟的樣貌。如今他褪去登山裝備與厚重的保暖衣物帽兜,沒有了冰冷的風霜陰霾,此時站在陽光底下,那張端正好看的臉,更是顯現出一股不一般的沉穩氣質。

 

  「找我有什麼事嗎?你怎麼知道這裡?」

 

  「說來話長,」轟露出了一抹不易覺察的微笑,「綠谷老師,我知道一家很不錯的蕎麥麵店,請一起去邊吃邊聊吧。」


  

End?


 


本來是想寫轟出+勝出的,不過寫著寫著就懶了。

先在此告一段落,如果之後繼續寫下去,應該會多加上勝出要素><


   
评论(2)
热度(49)
粉絲搭訕聊天請隨意 (ゝ∀・)ノ